欢迎访问CN论文网,主要提供代写硕士论文服务,以及了解代写硕士论文多少钱。网站地图

硕博执笔写作,后期辅助答辩

与国内800多家优秀期刊社合作

论文写作发表咨询热线18930620780
您当前的位置:CN论文网 > 在职研究生论文在职研究生论文

人口出生率过低中收入和消费的作用探析

发布时间:2019-04-09
  摘要
  
  计划生育政策降低了我国的人口出生率,赡养负担的下降使得人均收入和经济高速增长。但在近些年,随着劳动力人口数量开始出现减少,我国人口老龄化趋势愈加明显,老年人赡养负担和劳动力缺失,影响到了我国经济的增长。国家也意识到这一点,并开始逐步放开二胎政策,而其效果目前来看不及人意,因此有必要对人口出生率过低的原因进行探究。
  
  本文首先介绍了我国人口政策,再简单通过不同五省人均可支配收入和出生率、性别结构的大小排序关系,粗略得出越是富裕的省份,其人口出生率越低,性别比越均衡的现象。随后,比较超生状况在城乡的差异和农村内部不同收入阶层超生状况的差异,发现人均可支配收入更高的城镇,其超生状况远少于农村,农村收入越高的阶层,超生状况越少。之后是通过比较人口出生率和五省人均消费支出、通货膨胀情况之间的比较,发现人均消费支出较高的省份,其人口出生率越低,而通胀情况总体和人口出生率存在负的关联性。
  
  之后本文通过建立理论模型,基于父母终生收入最大化,确定父母选择生育与否及生育时间的决定;通过贝克尔理论模型,讨论孩子数量的选择。通过理论得出结论,认为父母生育与否,取决于父母生育回报和养育成本之间的关系对比;生育时间的选择,取决于其在自我投资和投资子女之间,怎样的组合可以使得其终生收入最大化,由于自我投资收入增量是递减的,其与子女回报之间的比较,决定父母生育时间;父母生育数量的选择,则是基于贝克尔孩子质量数量替代模型,取决于其单位时间机会成本,收入越高,该成本越高,而生育新生子女花费的时间远多于养育现有子女,因此造成了生育新子女的总时间成本随着时间越来越高,因此父母生育意愿随收入提高减退,即生育数量随收入提高减少。此外,利用贝克尔模型的效用函数,讨论效用最大化情形下,当孩子的数量和质量价格提升时,若其他商品状况不变,必定要求减少对小孩这种产品的质量和数量需求,以使得边际效用增大,抵消掉其价格上涨的幅度,因此养育成本的提升抑制了生育数量。

人口出生率过低中收入和消费的作用探析
  
  最后,利用十个省份相关面板数据进行实证分析,最终也印证了理论的正确性。表明了收入的增量变化、消费支出、通胀程度、性别比、住房面积等因素对人口出生率的影响。证明随着收入增量的增加,人口出生率将降低;人均消费支出和人口出生率之间负相关,通胀程度和人口出生率负相关,均表明支出成本会抑制人口生育率;性别比失衡会降低人口出生率;住房面积增加,会刺激人口出生率。
  
  对于低人口出生率以及人口结构失衡等问题,本文最后提出了一些改善建议:
  
  主要是针对贫困阶层,采取包括增加收入,严控计划生育,加大超生处罚,增加教育补贴等措施,抑制其生育数量,并提高其生育质量,从而使得低收入阶层摆脱贫困的代际转移,缩小贫富差距;针对其他收入阶层低出生率,提出包括完善法定休假控制工作时间,完善住房保障,抑制物价增长,增加生育相关社保公共支出,合理控制高校招生规模提高医疗卫生等措施,刺激这部分人群的生育意愿。
  
  最终使得人口结构合理化,老龄化得到缓解,人口素质得到提升,贫富差距缩小。
  
  关键词:人口出生率,收入,生育率,计划生育.
  
  Abstract.
  
  The family planning policy has reduced the birth rate of our country and the decline in the burden of support has led to a rapid increase in per capita income and economy. However, in recent years, as the number of labor force populations has begun to decline, the trend of population aging in our country has become increasingly apparent. The lack of support burden and labor for the elderly has affected the economic growth in China. The country is also aware of this and has gradually liberalized its second-child policy. Its effectiveness is currently unsatisfactory.Therefore, it is necessary to explore the reasons for the low birth rate.This article first introduced China's population policy, and then simply adopted the ranking relationship between per capita disposable income, birth rate, and gender structure in different five provinces, and roughly concluded that the more affluent provinces, the lower the birth rate of the population and the more balanced sex ratio. Afterwards, comparing the difference between urban and rural areas in the ultra-birth condition and the difference in income status of different income strata within the rural area, it is found that the township with higher per capita disposable income has far fewer surpassing statuses than rural areas. The higher the rural income level is, the less the super-generation situation is. After comparing the population's birth rate with the per capita consumption expenditure of the five provinces and inflation, we found that the provinces with higher per capita consumer spending have lower birth rates, and the overall inflation and birth rate are negatively correlated.Afterwards, through the establishment of a theoretical model, based on the maximization of the parents' lifetime income, the parents decide whether to choose whether to have a child or not and how to have a child's birth time. Through Becker's theoretical model, the choice of the number of children is discussed. Through the theory, it is concluded that whether parents have children or not depends on the relationship between parental fertility returns and parenting costs; the choice of childbearing time depends on the self-investment and investment of children, and what combination can make them lifelong. Income maximization, since the increment of self investment income is decreasing, the comparison between the income of the self investment and the return of the child determines the parental fertility time; the choice of parental fertility quantity is based on the Becker child quality quantity substitution model, which depends on the unit time.The higher the opportunity cost, the higher the income, the higher the cost, and the birth of a new born child takes much longer than raising an existing child. As a result, the total time cost of childbirth for new children increases over time, so parental fertility tends to Decline in income increases, that is, the number of births decreases with income. In addition, using the utility model of Becker's model to discuss utility maximization, when the number and quality of children's prices increase, if the status of other commodities remains the same, it must be required to reduce the quality and quantity requirements for children such products, so that The increase in marginal utility offsets the increase in the price, so the increase in the cost of parenting suppresses the number of births.Finally, the use of ten provinces of relevant panel data for empirical analysis, and finally confirmed the correctness of the theory. Shows the impact of incremental income changes,consumer spending, inflation, sex ratio, housing area and other factors on the birth rate. It is proved that as the income increment increases, the birth rate will decrease; the negative correlation between per capita consumption expenditure and the birth rate, and the negative correlation between the inflation level and the birth rate indicate that the cost of expenditure will restrain the population fertility rate; the imbalance of the sex ratio will reduce the birth rate. The increase in housing area will stimulate the birth rate.For the problems of low birth rate and imbalance of population structure, the paper finally puts forward some suggestions for improvement: mainly for the poor, including measures such as increasing income, strictly controlling family planning, increasing penalties for super-birth,increasing education subsidies, and restraining the number of births. , And improve their fertility quality, so that the low-income class out of the intergenerational transfer of poverty, narrowing the gap between rich and poor; for other income class low birth rate, including improving the legalleave control work time, improve housing security, inhibit price growth, increase fertility Related social security public expenditures, reasonably controlling the scale of enrollment in universities and improving medical and health measures, stimulate the fertility desire of this group of people.In the end, the population structure was rationalized, and the aging population was eased. The quality of the population was improved and the gap between the rich and the poor was narrowed.
  
  Keywords: Birth Rate, Income, Fertility, Family Planning.
  
  第一章 导论
 
  
  1.1 研究背景和意义。
  
  1.1.1 实践意义。

  
  在我国,生育作为人生而具有的权利,长期以来受到了限制。在计划经济思维下,国家实行的计划生育限制了民众的这一权利,通过强制措施,短期内实现了人口增长速度的转变,提高了人均 GDP,而当时大量存在的青壮年为经济提供大量廉价劳动力,经济发展成本很低,而家庭子女数量少使得各个家庭的抚养负担低,这些最终促成了国家经济三十年的中高速发展,并且提高了下一代劳动力的素质质量。
  
  但到了 2013 年,国家统计局最新数据显示,2012 年我国 15 到 59 岁劳动力比去年减少 345 万,这是我国劳动力绝对数量的首次下降,本世纪的前十年人口增长率大概每年只有 0.57%,劳动力供给数量不再像以前那样近乎无限,劳动力逐渐稀缺导致用工成本上升,廉价劳动力优势已在丧失。另外中国现有老龄人口已超过 1.6 亿,并且每年约增加 800 万老年人,人均寿命的提高也加重了老龄化程度,这些将使得我国未来的养老负担日渐沉重,如果发展方式转型失败,很可能会拖累国家经济的增长。
  
  计划生育除了导致劳动力数量的问题,还有质量上的问题。虽然人均 GDP提高,独生子女往往受到更好的教育,文化素质有了很大提升。但是独生子女在道德以及个人心理素质上,存在严重缺陷,因为从小缺乏和同龄人的交流,不少表现的孤僻、自私、心理承受能力差,并且缺乏强烈的竞争意识。如今,劳动力心理问题已经显露,如富士康跳楼事件,主角多是年轻的独生子女,而上一代的工人,则很少出现这种情况。
  
  因此,放开二胎政策是势在必行,2015 年 10 月,十八届五中全会作出“全面开放二胎”的政策决定。一是为了缓解劳动力短缺、老龄化问题,二可以使得下一代更加身心健康,三仍存在的生育上限限制可以避免马尔萨斯陷阱。政策是好的,但是人口生育需要至少 20 年的周期才能真正看到对劳动力市场的作用,并且很难确定二胎放开,是否真对生育率产生了很显着的影响,因为诸如收入、生育观念等变化,很可能削弱了该政策影响。
  
  1.1.2 学术价值。
  
  一是视角上的改变,很多学者谈开放二胎政策对我国经济增长的重要意义,却缺乏探讨该政策的实质可行性分析。本文就是要利用前人已有的,对收入和生育率关系的研究,结合二胎政策,说明该政策的可行性效果。
  
  二是方法上较科学,本文理论模型上,将采用动态随机一般均衡分析的办法,探讨出均衡状况,并求解出孩子最优数量和均衡解之间的关系表达式。本文还想试试套用各地区的人均收入等数据,代入方程,以期得到具体的子女数量。
  
  1.2 文献综述。
  
  在政府放松计划经济式的独生子女政策之后,人们选择孩子数量将相对更自由,但这并不代表就一定会生育,因此本文着重研究的是影响人口生育的因素。
  
  影响人口生育的因素主要包括收入、支出、传统观念、替代品选择等等方面。
  
  1.2.1 收入对人口出生率。
  
  1.2.1.1 单纯收入绝对总额方面。
  
  (1)收入与人口出生率正相关。

  
  杨涛等(2000)发现生育率会随着收入增加而上升,陈钟翰、吴瑞君(2009)通过调查问卷形式,发现发达地区高收入者生育意愿更高。
  
  (2)收入与人口出生率负相关。
  
  潘云华、陈勃(2011)认为随着收入增加孩子的养育成本也会上升,而孩子所能带来的预期效用下降,这些将使得家庭减少生育需求。另外生育还可能对收入有影响(从而抑制生育行为),包括生育与女性劳动力收入显着负相关,未生育女性的工资高于生育女性的。贾男等(2013)、张新洁(2017)通过对贝克尔模型的拓展,建立动态的三期 OLG 模型,最终得出家庭生育孩子的数量和其收入水平呈现负相关性,孩子数量和质量替代关系普遍存在,并且随着时间推移家庭对孩子的需求对收入弹性越敏感。
  
  穆光宗、陈卫(2001)认为,随着人均收入上升,居民将改变自身观念并更重视自我价值实现,这将使得父母更注重子女的质而不是量。
  
  何亚丽,林燕,张黎阳(2016)从教育和社会保障支出的角度对生育率进行探讨。通过研究政府财政用于社会保障和教育支出的比例,发现对社会保障指支出的比例变化通过收入效应和替代效应影响到居民的生育率。王浩名(2016)通过拓展戴蒙德的时代交叠模型,发现在稳态的经济状况下,在引入人力因素以后,社会保障的增加在动态路径上会使得生育率下降。
  
  郭凯明、余靖雯(2017)利用动态一般均衡分析,通过生育率的不同研究工资增长和人力资本积累的关系,认为孩子数量和父母老年时期的闲暇期存在替代关系,而低收入群体的生育数量高,同时退休年龄更晚。
  
  (3)收入与人口出生率关系复杂。
  
  李子联,(2016)提出,收入对生育率有 U 型影响,拐点在人均收入 19500元。Wang(1996),以及王天宇、彭晓博(2015).收入对生育的双重影响。直接效应(收入效应),收入增加将使得家庭增加产品的消费,包括对孩子这种产品的消费,即该效应与生育率正相关;间接效应(挤出替代效应),由于收入上升,单位时间的机会成本增加,因而养育成本和女性生育时间成本等因素,将使得对孩子这种产品的需求下降,即该效应与生育率负相关。不同地区的收入和生育率关系有差异,Wang(1996)发现在落后地区生育率和人均收入正相关,发达地区生育率和人均收入负相关。
  
  还有学者认为年龄不同影响收入和生育率关系,李玉柱(2011)发现,低收入的高龄妇女生育意愿更高,而高收入的低龄妇女生育意愿也更高。
  
  1.2.1.2 收入差距与人口出生率关系。
  
  对于收入对生育率的影响,也有学者从收入不平等角度考虑。陈摇卫(2010)认为收入分配公平,会导致较低的居民生育率。顾纯磊,赵锦春(2015)建立了一个世代交叠局部均衡的模型,并通过研究 28 个经合组织国家五十年的跨国面板数据实证,表明收入分配不平等加剧,会促使低收入群体更多增加对未来能获得高技能收入的预期,从而增加对这一类型子女的生育,从而刺激生育率。
  
  1.2.1.3 预期收入与人口出生率正相关。
  
  贝克尔(1976)认为,父母不仅在购买商品和生育之间配置收入,还对生育的质和量进行权衡。他认为,如果父母养育成本小于小孩将提供的收益,那小孩将被看作耐用品,父母期望从孩子身上获得现金收入,因而家庭将增加生育数量;而如果父母的投入成本大于提供的收益,孩子将被视作耐用消费品,父母主要从孩子身上获得心理满足和精神收益,因而家庭将更注重生育的质。
  
  1.2.2 支出对人口出生率。
  
  薛继亮(2016)利用对 Cass-Koopmans 模型的扩展,采用 1978-2014 年的消费水平和生育情况的数据进行分析,最终发现:在消费和资本差异大的情况下,若保持人均资本不变,消费水平增加将导致生育率增加;另外总体上,人均资本和消费水平均与生育率呈倒 U 型关系,可以通过生育相关的社保措施推迟消费水平的拐点,从而进一步提高生育率。
  
  1.2.3 收入支出对人口出生率的综合影响。
  
  李子联(2016)认为相对于二胎政策,生育需求意愿是影响生育率的更重要原因。而收入在生育意愿上起到了最为根本的作用,文章研究发现,中国生育意愿下降是因为收入增长跟不上生育成本,并且生育行为会导致预期的收入下降。
  
  针对家庭消费影响生育的现实,蔡东汉(1998)利用一个具有内生生育率的经济增长模型得出家庭人均资本和人均消费决定家庭人口的生育率。在人均消费不变的情况下,人均资本上升会导致生育率下降; 在人均资本不变的情况下,人均消费上升则会导致生育率上升。田银华和龙朝阳(2008)在一个内生经济增长的 OLG 模型框架下考察公共养老金税率变动对生育选择等的长期影响。杨轶华和顾洪梅(2011)的研究发现,社会保障税率并不能影响生育率,生育率受到老年一代和年轻一代消费效用偏好的影响。王永华和彭伟斌(2014)在一个两期代际交叠模型中将生育率内生化,使得家庭通过养育孩子的成本和赡养强度的约束最优化问题来确定养育孩子的最优数量,结果显示: 存在赡养的经济中,生育率会上升,而过高的赡养强度会导致生育率下降; 家庭养老会造成资本积累的挤出效应,使得人均有效产出和消费都下降,导致生育率上升。
  
  1.2.4 其他因素对人口出生率。
  

  李子联(2016)除了收入会影响生育意愿,观念也会产生不小的影响,在中国的社会中,传统观念使得生育需求增加,尤其是在农村地区。另外独生子女存在各种娇惯、自私、自闭的问题,这也使得二胎需求上升。
  
  也有学者是从创新角度分析人口增长问题的,豆建春、冯涛、杨建飞(2015)通过研究对比中国和西方古代以来的技术创新形式和人口的关系,提出存在两种技术创新,一种是效率上的技术创新,此种创新将增加人们对“小孩”这种正常品的需求,而人口增长将削弱劳均产出增长带来的人均收入;另一种则是产品创新(产品多元化),将使人们减少对小孩的需求,从而人均收入增长将与劳均产出增长率保持在同一水平。
  
  还有学者从人口增长与经济增长的适应度角度分析合理的人口增长。王会宗、张凤兵(2016)认为人口数量的多少会影响经济的发展,需要确定一个合理的人口增长速度,以使得经济可持续发展。作者通过劳动力就业数量与经济增长之间的关系,并结合劳动力数量与出生率的关系,得出适应经济可持续发展的最优出生率。最终,作者得出结论,要适应经济新常态,我国需要改变以前的计划生育政策,放开二胎,以实现经济稳定发展。
  
【由于本篇文章为硕士论文,如需全文请点击底部下载全文链接】
 
  1.3 研究内容与方法
  1.3 本文贡献及不足
  
  第二章人口政策、居民收支和人口出生率现状分析
  
  2.1 我国人口政策
  2.2 收入对人口出生率影响的描述性分析
  2.2.1 五省人均可支配收入和出生状况比较
  2.2.2 超生状况及其与收入关系
  2.3 支出成本与人口出生率的关系
  2.3.1 人均消费支出和人口出生率对比
  2.3.2 人均消费支出和人口出生率变动幅度关系
  2.3.3 通货膨胀指数和人口出生率关系
  2.4 人口文化程度和生育率的关系
  
  第三章 理论模型分析
  
  3.1 人口出生率影响因素
  3.2 理论模型设定求解
  3.2.1 基本设定
  3.2.2 排除情况
  3.3 生育与否及时间选择
  3.3.1 生育与否
  3.3.2 生育时间选择
  3.4 孩子数量的选择讨论
  3.5 理论模型结果分析
  
  第四章 面板实证分析
  
  4.1 实证分析相关理论
  4.1.1 三种面板数据模型理论
  4.1.2 单根检验理论
  4.2 对人口增长率及相关因素的实证分析
  4.2.1 基本的实证模型设定
  4.2.2 变量选取及理由
  4.2.3 数据来源及处理
  4.2.4 实证分析过程
  

  第五章 结论

  从古至今,人口问题是一个亘古不变的关注话题,而其中相对于人口死亡率的可操作性难度,人口出生率则更有可操作性空间和研究价值。我国是人口大国,在约 90 年代时,有说法世界的人口中,四个里就有一个是中国人,但在现在,世界人口中约五个人中有一个是中国人,占比发生如此大的变化,就是源于人口增长率的变化。而在如此短的时间内使得人口增长率从超过 20%下降到如今的不足 10%,最初主要是由于计划生育独生子女政策,使得人口出生率快速下降。该政策使得我国的人均资本迅速提高,而人均赡养负担的减轻,也加速了国民财富的积累,助推了改革开放的经济快速增长。但到了 2010 年以后,人口劳动力甚至开始出现减少,出现劳动力紧缺的状况,而人工成本也因此上升,再加上老龄化带来的赡养负担,这些都严重制约着我国经济的长远发展。国家层面也意识到这点,并逐步放开了二胎生育,但目前来看,收效似乎不尽如人意。因此我们就更有必要研究,除了政府政策影响之外,还有哪些因素可以对人口增长率产生比较显着的影响,并根据这些影响,商讨应对措施。

  5.1 现状分析结论。

  简单的统计图表层面上。我国各省居民生活情况上:各省居民的人均可支配收入不断加速上涨,并且消费档次不断上升,而年底结余数量也在不断增加,即使是去除通胀情况,其基本态势也没有改变,表明我国居民的生活状况在不断改善,另外生活成本也跟随收入巨幅攀升。在人口出生率率和结构上看:我国各省人口出生率由于计划生育政策下滑严重;人口性别结构上,男性比重几乎一直保持在 51 以上,性别结构不合理。

  5.1.1 收入对人口出生率的影响。

  通过对江苏、浙江、江西、湖北、甘肃五省按照人均可支配收入分别排序,再对其人口出生率高低和性别比大小进行排序,最终发现越是收入高的富裕省份,其人口出生率越低,并且性别比例越均衡。这表明收入和人口出生率之间存在负相关性,收入的提高也会降低重男轻女观念,使得人口性别比更均衡。

  超生状况上,计划生育确实让全国范围的生育都得到了节制,城市居民甚至出现许多无子女家庭,但农村的超生状况仍然普遍存在。正常情况下,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比农村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更高,因此表明收入越高超生状况可能越少;而城镇居民人均消费支出比农村人均消费支出更高,因此从成本的角度可能也表明人均消费支出越高超生状况越少。

  而农村各等级超生状况上看,虽然农村各个收入阶层都存在超生状况(这表明超生状况除了收入因素,也很大可能上受到观念、自由时间等多种因素影响),但收入越高其超生状况越少仍然很明显,这些似乎都直白的表明了收入和生育率之间的负相关性。不论从任何描述性统计分析角度看,收入和人口出生率都表现出明显的负相关性。

  5.1.2 人均支出成本对人口出生率的影响。

  从人均消费支出角度上看,对省份之间的人口出生率和人均消费支出排序比较得出,2004 年人均消费开始快速增长的年份里,人口出生率表现出稳定在较低水平的态势,并且人均消费支出越高的省份,其人口出生率越低。这表明二者之间较大可能性存在负相关关系。而从人均消费支出变动幅度和人口出生率变动幅度的图形比较上看,二者的波动幅度在一些省份的大多数年份是几乎同步涨跌的,这又似乎表明,二者之间的涨跌幅度存在一定的正向关系。

  从五省消费价格指数和人口出生率关系的图形关系上看,人口出生率总体快速下跌的 1993-1997 年,消费者价格指数迅速攀升。表明二者之间似乎存在负相关性,但个别省份高通胀率却和高人口出生率同时发生,表明二者的关系还存在一定的不确定性。

  从上述结论看,人均支出成本和人口出生率的关系似乎比较复杂,大体上,二者存在负相关性,消费支出迅速攀升的时间出生率维持较低水平,通货膨胀水平迅速攀升的年份,出生率迅速下滑。但细节情况上,二者似乎又存在一定的正相关性。

  此外,人口文化程度,似乎也会影响人口婚姻年龄,人口上学年龄推迟,以及在校时间变长,会使得人口婚姻年龄后移,从而初次生育率后移,整个生育年龄段缩减,导致累计生育率下降。

  5.2 理论模型结论。

  5.2.1 收入最大化模型。

  父母生育与否,取决于生育和不生育哪种行为可以使得父母的终生总收入最大化。不生育的情况下,父母的终生收入仅取决于其自身的投入总额(包括自我投资和固有的投资额),以及父母寿命的长短。生育的情况下,父母终生收入除取决于自我投资总额、自身寿命长短之外,还取决于子女的回报期总收益和子女培养期的总成本。因此父母生育与否,剔除父母自我投资带来的收益部分以外(如假设父母两种情况都在同一个时期终止自我投资),最根本还是取决于,子女的回报期总收益和子女培育期总成本的差值,差值为正父母就有生育意愿。父母选择生育时,生育子女成年后各期的总回报情况,由子女的天赋、培育期的长短和父母的寿命决定。而父母选择在哪一期生育,则是取决于其何时终止对自我的投资,生育行为与父母自我投资行为的时间选择配置关系,可以使得父母的终生总收入最大化。

  由于父母自我投资的收益增量是逐渐递减的,因此到达一定程度时,其收益增量幅度,一定不如回报期所能带来的收益,而父母自我投资,由于时间的有限性,一般和生育子女时间产生冲突,因此这就使得父母最终会终止自我投资。此外,推迟生育可以使得自我投资的收益增加,会使得父母自身的收入上升,而提前生育,则会使得父母在未来可以享受到的生育回报期更多,而最终在何时可以使得二者之和最大,就是最佳的生育期。

  此外,根据理论判断生育意愿曲线为倒 U 型的,父母生育意愿在某个年龄随着其自我投资收益的递减,相对而言子女回报收益更多而上升,直到某个点,随着预期寿命的有限性,子女回报期缩短,父母的生育意愿开始缓慢下降。

  而收入的增加,代表着父母自我投资能给自身带来更多收益时(即递减的拐点向后推移时),父母的最高生育意愿点将往更晚时间推移,这将造成收入提高导致父母生育时间更晚(而更晚的生育时间可能导致累计生育率下降)。

  而父母对子女的养育成本随着时间上升,会使得最高的生育意愿时间左移,并且由于原有最高生育意愿离较早的育龄年龄近(因为父母最佳的生育年龄靠左,而且结束自我投资的时间正常情况下也比较早,因为人年龄超过一定期间,学习能力将明显下降),这就导致了最高生育意愿可能在生育期以外,这就导致,父母的整个生育期生育意愿低于正常情况,这将导致人口出生率的下降。该模型表明,自我投资带来的收入越高,父母越会推迟生育,而消费支出(生育成本)越高,父母生育意愿越低,如果消费支出(生育成本)超过回报收益,那父母将不生育。

  5.2.2 贝克尔数量质量替代模型。

  对于父母生育数量的选择,则是根据贝克尔模型,即收入上升,导致孩子逐渐变成劣质品,父母对孩子的质量偏好增加,用孩子的质量替代了数量。这个现象的实质是,由于收入的上升,又因为时间的有限性,导致单位时间的机会成本增加,这就导致了用于孩子的时间成本上升,相对于生育新的小孩,选择对现有的小孩进行培育,其花费的时间成本更低(因为生育新小孩需要怀孕,抚养婴儿期,这些都会占用大量的时间,从而造成巨大的时间机会成本损失),因而少生育占用的成本更小,而这些行为导致了父母对小孩的投资更加集中,这就使得未来的劳动力素质更高,其结果是使得社会更进一步的发展,下一代的收入更高,而其时间机会成本也更高,从而使得其更偏好于小孩的质量而非数量,不断循环。

  而从消费者效用函数分析结果上看,小孩数量和质量的养育成本上升,而其他商品价格、边际效用不变时,为了保持消费者效用最大化,这就要求父母对子女的数量和质量的边际效用增大,而这将导致父母对子女的数量和质量需求都出现下降。

  5.3 实证分析结论。

  最后是实证层面上,利用面板数据,浙江、广东、山东、湖北、河北、江西、河南、贵州、甘肃、吉林十个省份的数据进行固定效应相关的回归得到以下结论:

  人均可支配收入的增量加速上升,将会导致人口出生率下降,显着性在 5%以内。印证了贝克尔人口质量数量替代理论和简单地图表分析。人均消费支出的增加,会导致人口出生率下降,显着性在 5%以内。因此成本的增加,更多的会导致人口出生率下降,而图表分析中其波动幅度与人口出生率波动幅度正向变动的情况,并不能改变图表分析中总体趋势上人口出生率和人均消费支出的反向变动关系。居民消费价格指数的上升,会导致人口出生率的下降,显着性在 1%以内,即成本的增加会使得生育意愿下降。

  男女性别比例的失衡程度越重,其越可能带来人口出生率的下降,显着性在1%以内,并且其对人口出生率的反向作用在各个因素中最大。住房面积会正向影响人口出生率,显着性在 1%以内。住房面积的增加,会使得人均居住空间增加,从而会刺激人口的增长,狭小的空间会抑制人们的生育意愿。

  以上因素中收入、成本这些因素的副作用,其更实质意义上都是通过单位时间的机会成本上升,作用在人口出生率上。由于生育新子女所花费的时间(包括孕妇和哺乳期需要花费的多达几年时间,而在此之间,尤其是孕妇期间,将受到失去工作时间),远比养育现有子女的高,而且随着时间的增加,父母收入的上升加剧了单位时间机会成本的上升,这些都导致父母生育孩子的数量下降,往往只需要一个子女作为传承即终止。


  参考文献

点击下载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