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CN论文网,主要提供代写硕士论文服务,以及了解代写硕士论文多少钱。网站地图

硕博执笔写作,后期辅助答辩

与国内800多家优秀期刊社合作

论文写作发表咨询热线18930620780
您当前的位置:CN论文网 > 艺术硕士论文艺术硕士论文

新媒体背景下微纪录片的人物设计

发布时间:2019-03-12

  第四章 新媒体环境下微纪录片的人物设计

  无论是传统纪录片还是微纪录片,人物在片中的作用不言而喻,是整部作品表现的中心,其在镜头前的表现将直接影响微纪录片的整体走向。作为创作者应认识到,微纪录片是真实性、艺术性的结合,其内容记录的最终结果必将会具有一定的思想性,揭示主题的内涵并引发观众的思考才是最终目的。微纪录片是客观化的,是纪实性的影像作品,而片中的人物是主观化的,具有主观化的行为、情感,记录下的镜头不仅仅表现当时环境中的人物行为,更重要的是展现行为背后的动机,挖掘人性、情感、道德等深层次的东西。

  一方面,对比于传统纪录片,人物的作用在时长较短的微纪录片中会更加显着,正因如此,创作者在对人物的选取上要更加谨慎、对人与环境的处理上要更加细腻。另一方面,由于新媒体环境的传播以及受众特点,创作者在主要人物设计应有意识的寻找其生活化的特点、注重人物个性并展现其动态的过程。即创作者在人物设计环节应把握好微纪录片和新媒体环境之间的关系,具体来说就是贴近市井生活、注重人物个性、展现动态过程,即生活化、个性化和动态化。

  第一节 贴近市井生活。

  对于微纪录片来讲,由于其选材具有微观化的倾向,创作者往往是以小的人物视角去看社会,这点与传统纪录片的人物选取具有比较大的出入,其不再将关注点放在英雄人物、大人物之上,而是以小的视角通过映射的形式展现去片中的思想,同普通人之间的沟通桥梁就应该是水泥路、土路,红地毯和金地砖不适合①。受众关注的是与其生活接轨的地方,通过微纪录片中的人物可以映射到自身,加强其代入感,引导观众与片中人物产生共鸣。

  微纪录片作为“草根影像”的代表,从纪录者到片中人物或是观众,都是源自于现实生活、可以从现实社会中找到原型的,以精炼、短小的纪实性画面,去展现生活中的细节。作为微纪录片创作者,不仅需要展现客观真实的环境,更应注重人物主观化在片中的体现。

  微纪录片《城市微旅行》,虽是一部具有商业性质的微纪录片,但细细品味不难发现,创作者向观众阐释的是一种新的生活概念,是在大城市的喧嚣下的一种清新的生活格调。①在大众的认知中,释放自己身心的方式往往是一次长途的旅行,去观看路上的风景和不熟悉的人文环境,导演以此出发,向观众展示了一个新的概念,即“微旅行”,这一概念更加符合日常生活,不用请假,不需要花费大把的金钱和大量的时间,“微旅行”代表陌生的宾馆中睡一晚上觉,代表午后去一个寺庙中盘坐喝茶,代表周末去郊区的小店中度过闲适的一天。相较于长途的旅行,“微旅行”释放的可能不仅仅是身体,更多的是一种精神的陶冶,忘却身边的工作、剔除掉烦恼、远离城市的喧嚣,静思自己的过往品味生活的乐趣。

  片中的路妍是一位拥有十六家餐厅的女老板,对于大部分观众来说,她的生活是光鲜的,会令观众产生向往的情绪。但《城市微旅行》中,创作者对于这一人物的选取也是有其意义所在的,既然是现实就会有不完美,既然是生活就会有残缺。导演向观众展现的是真实客观的生活,人物的生活化体现在其光鲜的职业背后,依然有着未完成的梦想。导演用表现性的镜头去展现路妍梦中的舞者,忙碌的职业后是一颗成为舞者的炽热的心,但生活却推着她离梦想越来越远。路妍褪去现实的外衣,在古寺中请香、祈福,静思生活和梦想的矛盾,“微旅行”所讲的并非是理想和信念,其意义在于人们对生活的态度,揭示的是人们如何在一场心灵的旅行中放下沉重的包袱。

  片中冯唐是一名作家,在他的概念里认为北京城已经被“毁”了,许多“讲究”已经迷失在城市的喧闹中。冯唐说“对于肉体凡身的俗人来说,最狂妄的理想便是同时间对抗,然后却是老的东西,旧的东西才留到了今天,相对于时间,相对于想不朽的卑微的努力,才是对的东西。”怀揣着这样的思想,冯唐在一次微旅行中拜访了一个火锅店,这一站又向观众展现了另一个含义,即现代化的生活和传统的冲击与交融。在这次“微旅行”当中,冯唐体验了一把真正的老北京火锅。火锅店老板是一个地地道道的北京人,这家店也是经过几代人的经营而流传下来的。冯唐与老板边吃火锅边聊,俩人喝着老北京二锅头,老板向他讲述自己爷爷当年的故事,称自己是地地道道的手艺人,强调讲究和将就究竟有何区别。'
 

新媒体背景下微纪录片的人物设计
 

  导演在这里将镜头对准了人物的面部表情,用大量的特写镜头去表现人物的细节动作,当火锅店老板说出“我们这儿就是讲究,这才是咱京城爷们儿的范儿”,其脸上透出的骄傲和自豪的表情也深深感染着每一个观众。现代化的生活让越来越多的人忘记了传统,忽略了何为“讲究”,而在“微旅行”当中,导演提醒观众重拾这一概念,反映的是一种带有“讲究”的生活态度。

  《城市微旅行》的创作者启发观众的是一种生活态度,“微旅行”虽是一个相对新颖的概念,但这种生活态度对每个人来说却并不陌生,只是因为许多人已经迷失在快节奏的生活和繁琐的工作里了。身边的一切都是景色,城市中的角落也不乏精彩,长途的旅行或许能够放飞身心,但短途的“微旅行”却更能令人反思过往、启迪心灵,处于城市喧嚣中的人们并不是没有旅行的机会,而是忽略了自己发现美的眼睛。

  《城市微旅行》在人物选取方面具有极强的生活化倾向,再加上创作者对其自身特点的展现异于大众的常规认知,会令观众产生强烈的代入感和新鲜感。人物是现实生活中活生生的人,其文化、职业、语言都是观众所熟悉的,观众甚至可以从身边找到相似的原型,但“微旅行”这一概念又是陌生的,用熟悉的生活化原型展现不熟悉的概念和态度,会令观众产生浓厚的观影兴趣。所以,此片在创作之初就保证其符合广大人群的审美特点,是适合所有平民群体观看的微纪录片。

  第二节 注重人物个性。

  微纪录片由于其自身时长和传播方式的限制,片中的主要人物必然不会太多,但每个人物都会有着自身鲜明的个性和特点,并且通过导演的构思和镜头的表达,挖掘主要人物间的共同点,将几个看似没有交集的人物以某种特殊的关系联系起来。微纪录片需要在短时间内向观众展示深刻的东西,要能吸引住观众的注意力,这就需要将片中人物的个性化方面进行集中表现,要求创作者准确地抓住人物最显着的特征,而在拍摄中,与被采访人物建立良好的关系也是非常重要的,这直接影响着被采访人物在片中的具体表现。

  在实际拍摄中,挖掘人物个性是一个执行起来比较困难的事情,创作者往往需要在拍摄前期进行大量的准备工作。作为微纪录片的创作者,将面对的可能是来自不同年龄、不同文化程度的各种行业的人,这就要求创作者在沟通环节进行大量的投入,与片中的人物建立起良好的关系。由于人物的年龄、阅历、心理等方面都会有着很大的差别,其沟通难度也必然会有很大的不同,这就需要创作者选取合适的沟通方式。也许创作者发现了很新颖的题材,但由于前期工作准备不完善,被采访人物不善于去表达甚至对镜头产生抵触心理,那么这个片子也许就会面临失败的结果。因此,作为微纪录片的创作者,一定要着重注意与被采访人物的沟通,对于在镜头前不善于表达的人物进行适当的心理疏导,详细了解人物所处的环境,站在被采访者的立场上去思考问题,设身处地为被摄人物着想,对其心理、性格、情绪等方面做出准确的判断,确保其在片中展现最真实的一面,方便后期在大量素材中寻找其最具个性化、最贴合主题的镜头。

  在微纪录片《城市微旅行》当中,路妍是一名始终有着一个舞者梦的女老板,拥有十六家餐厅的她身体里流动的依然是舞者的血,她通过“微旅行”去寺庙中请香、拜佛、沉思;冯唐是一名作家,但见惯大城市喧嚣的他在渴望着找回一些东西,通过“微旅行”去缅怀北京这座城市失去的种种;文林是一名画报编辑,而作为一名本该正常上下班,过着规律生活的编辑,他却有一个特别的爱好,就是喜欢去睡全球各地大大小小的旅店,并且出过一本名为《那些年我睡过的床》的书,通过“微旅行”,文林在不断地品味生活、历史和一些本真的东西。《城市微旅行》当中介绍了很多人物,观众在这些人物身上都很容易找到与现实生活接轨的地方,而在这些共通之下,创作者表现出了他们最具个性的方面:

  不论是有着舞者梦的女老板;还是缅怀传统的作家;或是睡世界各地酒店的画报编辑。将这些个性化的个体以“微旅行”这一概念进行串联,用这种自然的方式引导观众去发现片中展现的这种情怀和体验,明白旅行的意义不在于远近、不在于时长、甚至不在乎目的,真正需要在乎的是旅行中带给自己心灵上的慰藉,旅行结束后内心的满足。微纪录片中,表现具体人物的个性化,并寻找多个个性化人物背后的共通点,把握好个性和共性之间的平衡,以此去服务主题,感染受众。

  第三节 展现动态过程。

  作为微纪录片,本身篇幅短小,更偏向于小题材的微观叙事,从受众收视体验来看,在如此短的时间内吸引住受众的眼球,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这就要求微纪录片中的人物始终要处于一种动态之中,令整部片子看起来更加紧凑,人物表现更加丰满。

  苏州大学的景秀明教授曾经对此做过总结“纪录片中的主要人物要一直处于一种变动和变化之中。”①这里所说的变动和变化就是追求人物的动态化,动态化这一概念与影视作品中的人物矛盾化有一点相似,指的是人物的经历或坎坷、或传奇,或陷入了前途未卜的冲突等等。举个例子,人物一直处于一种平淡、静止的状态下,会令观众找不到其身上的特点,容易感到无聊,产生审美疲劳。而当周围环境和自身性格、梦想、命运、价值等方面产生冲突就会产生动态感,人物不断与客观现实条件产生互动,处在不断的运动之中时,就会将其自身特点放大化,使人物形象更加立体、丰满。

  在新媒体环境下,受众可随时随地接收大量的碎片化信息,同样,受众会在纷杂的信息中进行筛选,无效的信息会被剔除,受众会选择性的接收符合其自身审美价值的东西。那么,能否引起受众的兴趣点就成为每一个创作者应考虑的问题。具体来说,在人物设计环节,要求微纪录片创作者在不违背真实性的原则下,表现出人物命运的戏剧冲突,让受众感同身受,在动态中感受片中人物所想、所思、所做,使观众在动态中紧跟创作者的思路,并拉近与观众之间的情感距离,加强其代入感和参与感,吸引观众主动的看下去。

  在 2014 年凤凰视频最佳微纪录片奖的获奖影片《乡村教师》之中,主要人物伍昌云讲述了其作为乡村教师的经历,在表现其日常生活后话锋一转,由字幕告诉观众其丈夫出了意外,被滚落的山石砸到了双腿,造成了下肢瘫痪。伍昌云的自述非常地感染观众:“一个是老公,一个是学生,我就这两件事情,当时我好矛盾啊,翻来覆去地想。”在之前平静的叙事和意象性的优美镜头之中掺入了这个不幸的事件,即周围环境与人物的命运产生了冲突,突出了当时伍昌云遇到这件事之后的无力感,对观众的感官产生强烈的冲击,强烈的带动着观众的情绪,迅速拉近了观众与主要人物之间的情感距离,产生情感认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