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CN论文网,主要提供代写硕士论文服务,以及了解代写硕士论文多少钱。网站地图

硕博执笔写作,后期辅助答辩

与国内800多家优秀期刊社合作

论文写作发表咨询热线18930620780
您当前的位置:CN论文网 > 艺术硕士论文艺术硕士论文

现实型电影底层叙事的意义与不足

发布时间:2019-02-28

  第五章 现实题材电影底层叙事的意义与不足

  现实题材电影在选择底层叙事时,所呈现的主题表达、人物设置、叙事模式、视听语言运用方面都表现出自身独有的特点。除此之外,现实题材电影在选择底层叙事时,亦表现出对现实的强烈批判上,在对主流文化的逆反性上,这是其存在的重要意义。不过,在对底层社会进行叙述的过程中,却表现出与现实生活脱节的成分,并且作品所表现出的批判力度和艺术与商业的平衡方面还存在局限,这是现实题材电影底层叙事的不足之处。

  第一节 现实题材电影底层叙事的意义

        现实题材电影采用底层叙事的最大审美追求,莫过于对底层人物的关注,通过讲述发生在他们身上的故事,表现导演的人文主义关怀,并通过一系列的隐喻设置与抽象的真实时空构建,表达了对我们所处现实社会的强烈批判,批判社会的弊端与丑陋,用自己的力量为底层的沉默的大多数发出声音,这就不可避免的和社会所倡导的主流价值观产生逆反性,遭到他们的反对。

  一、现实主义的批判精神.

  在中国“大片时代”当道的今天,底层叙事电影随着时代的发展影片变得越来越少,并被“爆米花”式的商业电影围追阻拦,市场的生存之地变得狭小。2006 年,贾樟柯的《三峡好人》与张艺谋的《满城尽带黄金甲》在国内同期上映,但电影《三峡好人》的票房大败,这是一个具有象征性的事件,不仅意味着第六代导演与第五代导演的对决,也是“中国式大片”与“底层叙事”的对决,两种电影观念、两种电影发展方向的对决。

  自此,“中国式大片”在商业化浪潮中创造了多个票房奇迹,底层叙事电影则继续在文艺片创作的道路上荆棘前行。值得注意的是,在 2017 年第 70 届法国戛纳电影节上,华语电影只有李睿珺导演的电影《路过未来》入围“一种关注”竞赛单元的唯一长片,是关于现实题材电影底层叙事的影片。这不由得让人想起第六代导演的贾樟柯、娄烨、曹保平、王小帅等导演,他们的电影最开始以“地下”的创作形式出现,电影呈现出“墙内开花墙外香”的局面,很大一部原因在于他们在叙说底层的故事,用微观的视角瞄准了社会的底层人物,表现他们在大时代背景下的生活困顿与彷徨,进而呈现出时代变化给人们带来的反思与批判,以深刻的主题与人文精神获得国外影人的赞许,多次摘得欧洲电影节的奖项,也促使他们逐渐由“地下”创作转向“地上”创作。

  纵观 2000 年以来的现实题材的底层叙事风格电影,虽然主题表达、人物设置、叙事风格、视听语言等都表现出了一些新的特点,而关于人性的反思与对社会的批判的态度一直未有动摇。从农民到农民工,从工人到下岗工人,从小偷、妓女到毒品、杀人犯以及留守少年、儿童等被叙述对象的转变,转变的只是底层被表述主体的改变,而对待现实的批判态度未未有改变,每个时期的底层问题都会以电影的形式呈现出来。正是时代的变化,电影对现实的批判的着力点也进行着变化,从电影《安阳婴儿》的下岗工人和性工作者,到电影《小武》中的小偷,《十七岁单车》中的打工少年,到电影《推拿》中的盲人按摩工作者等,都是对不同时代底层小人物的真实书写,而反映的社会问题亦在不断更新,能引来社会的极大关注,形成与现实的互文关系。

  用影像审视底层人物在现实生活中的无力挣扎,表现他们在受挫时的无奈与彷徨,去折射中国当下底层人物所存在的现实问题,是电影对真实性追求的内容化展现。现实题材电影底层叙说的意义是对当下社会问题的折射与反思,用客观的态度表现他们生活中的故事,同时带有批判性的态度,号召更多的人对底层进行关注,进而给予深深的人文关怀。

  二、对主流文化的重要补充.

  在现实题材电影采用底层叙事的时候,会发现一个值得探讨问题,那就是底层叙事的主题和国家倡导的主流叙事形态有不一致的地方,从一定程度上说,这也促进了电影的多元化创作与发展。所谓的主流叙事,即主流叙事作为一种叙事方式,从广义上来说,是一种全面的、总体的、宏观上的叙事方式,在当今时代叙事中起到主导因素;从狭义上来说,是与主旋律相契合,反映社会生活和历史文化的集体话语,也是与私人叙事、草根叙事异质化的叙事方式。综合来说,“主流叙事”指的是“在意识形态上具有绝对话语权的‘合法化’的权力话语”。

  由此而看,倾向于微观层面的底层叙事和宏观层面的主流叙事有着不一致的叙事策略,甚至以“悖反”的姿态出现,并且底层叙事不能突破主流文化意识形态的限制而获得高速发展,成为了对主流文化的重要补充。

  当然,底层叙事电影虽然有对主流文化表达不一致的方面,但是也不乏有一些底层叙事的电影试图打破这种限制,在结局的时候都向主流文化相契合,向主流价值观的主题表达靠近,例如在曹保平的电影《光荣的愤怒》中,熊家兄弟遭到了正义的审判、电影《追凶者也》中宋老二的杀人嫌疑被洗清白、戚健的电影《天狗》中李天狗留下了动人的眼泪、宁浩的电影《疯狂的石头》中“石头”命运般的落到包哥媳妇的手中、阿甘的电影《高兴》

  中刘高兴实现了个人制造飞机飞向天空的梦想、张猛的电影《钢的琴》中陈桂林通过自己的努力终于制造了一架钢琴等等,在故事的结局都留下了美好的结局,给影片主人公和观众对未来美好的想象。这在底层叙事电影中,所表达出的积极一面,从某种程度上,会鼓励底层人物极尽的面对未来生活,改变他们的价值观。除此之外,一些底层叙事电影通过喜剧化的艺术手法,将底层人民的生活过程的困苦进行了消解,比如电影《疯狂的石头》、《高兴》、《耳朵大有福》等电影,是对底层叙事电影的喜剧化处理的优秀代表作。

  第二节 现实题材电影底层叙事的不足.

  现实题材电影的底层叙事表现出了对现实的批判力度,对主流文化的电影主题表达做了重要补充,是其叙事的重要意义。不过,在进行底层叙事的过程中,不可避免的出现一些不足之处,比如电影的表达内容和现实生活的脱节,以及艺术和商业难以取得平衡等问题,这也是底层叙事电影在未来不可避免的问题。

  一、影像呈现与现实生活的脱节.

  底层叙事电影之所以倾向选择现实题材进行叙说,很大一部分原因在于对电影故事的真实性追求,表现底层人物的真实生活状态与故事,但是在一些底层叙事电影中,一味的去对生活真实的展现与追求,追求主题的人性反思,失去了用电影艺术本该有的对人物内心情感的刻画,营造了一种精英视角下的“底层叙事”。通俗的来说,影片的导演是以外来者的身份,站在精英知识分子的角度去叙说底层故事,而对底层人物生活的现实生活的情感刻画,表现出很多的不足之处,比如电影《盲井》、《盲山》、《三峡好人》等电影,都多多少少存在着这样的问题,甚至有些电影则表现出精英分子对底层的想象性描写,表面上带有极大的情怀去关注底层,实则给底层人物的真实带来了伤害。

  当然,底层叙事虽然在叙说底层人物的一切,却表现出虚假的一面,这很大一部分原因在于,底层人物的自我发言的能力有限,必须借助精英知识分子,而精英知识分子、尤其是没有底层生活经验的知识分子,就会在影像叙说底层时,表现出和现实的真实生活脱节的一面,成为了底层叙说者和真正被表述的底层群体产生了间隙。这一对矛盾在底层叙事时总是以叙事者处在强势的地位,用一种俯视的态度去观察底层世界的一切,并自我表现出最为深刻的人文关怀,对底层人物的人文关怀。

  除此之外,要想改变底层叙事与现实脱节的矛盾,需要做到两点。一是,电影创作者必须要深入现实生活,找到底层人物能真正引起共鸣的地方,真正讲述底层的故事,用电影媒介的力量引起大众对底层的关注与关怀。二是,底层人物自身要培养自我诉说的意识与能力,不要总处于集体失声的状态,用自己的行动与能力获得公众的关注,并自我改变自己所处的状态,从底层的阶级中走出来。

  二、电影作品与商业语境的失衡.

  电影从诞生的那一刻起,就带有明显的商业化属性,是为了满足观众需要而生产的,电影从业者也看中了电影市场的巨大潜力,而孜孜不倦的创作着观众需要的影片,以获取巨大的票房利润。而现实题材的底层叙事电影更多的是以文艺电影的形态出现,亦被看作一种较为先锋气质的艺术创作,却没有表现出强大巨大的票房号召力,而是作为一个社会的一面镜子,反映和批判着现实。从 2008 年上映的电影《三峡好人》和《满城尽带黄金甲》的票房对比中,可以一目了然。底层叙事电影的这个特性决定着其票房力量的有限,笔者认为,随着时代的发展和观众对电影品质的不断提高,底层叙事电影也会逐渐获得观众的喜欢,不再是精英人士津津乐道的话题,它应该是大众化、平民化的,能够实现商业和艺术的平衡。宁浩的电影《疯狂的石头》、曹保平导演的《追凶者也》等电影,将底层人物和喜剧片的类型结合,实现了票房与口碑的双丰收,不失为现实题材电影底层叙事的可行性创作策略。

  一个不可否认的事实是,在电影市场突飙猛进的时代,带有个人化、作者化的底层叙事电影受不到大众的广泛认可,一定程度上打击着文艺电影创作的积极性。不过,从另一个角度来看,底层叙事电影亦需呈现出观众需要的内容,不能仅为了个人的一些想法,而创作让观众接受不了的场面与故事,毕竟观众在压抑的工作后,需要注入精神的血液以激发观众对生活的渴望,而不是一味的表现现实的悲惨增加观众的生活压力。从电影的市场化角度出发,电影创作者创作底层叙事电影之时,让观众在娱乐之余接受一个深刻的主题,能有效避免商业和艺术的不平衡的局面,向着更加多元化、类型化的方向发展,为底层叙事电影的艺术和商业平衡做出规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