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CN论文网,主要提供代写硕士论文服务,以及了解代写硕士论文多少钱。网站地图

硕博执笔写作,后期辅助答辩

与国内800多家优秀期刊社合作

论文写作发表咨询热线18930620780
您当前的位置:CN论文网 > 音乐硕士论文音乐硕士论文

明清时期中小吉礼中的鼓吹乐类型探析

发布时间:2019-07-01
  摘 要
  
  封建社会,历朝历代贯彻“国之大事,在祀与戎”的理念,把吉礼摆在“五礼”的首要位置,在国家社会中占有重要地位。吉礼可划分为大祀、中祀、小祀三个等级,国家以制度的形式严格规定各等级祭祀用乐。但是明清时期的祭祀用乐发生改变,原来用于除吉礼之外其他礼制当中的“胡汉杂陈”鼓吹乐类型,开始用于吉礼的中祀和小祀。

明清时期中小吉礼中的鼓吹乐类型探析
  
  本文从吉礼的角度,首先,来探究明清时期鼓吹乐类型的细乐形态主要用于中央宫廷至地方官府层级的吉礼小祀,和地方官府层级的中祀,由于地方官府机构遍布全国,连带地方官府层级承载的承祀对象也是全国性的存在,继而吉礼祭祀使用的鼓吹细乐遍布全国各地,具有全国一致性、地区丰富性的特点。其次,探讨明代永乐年间,明成祖将鼓吹细乐颁赐佛、道教,使官方吉礼与宗教祭祀用乐具有一致性。之后,探讨当下民间祭祀使用鼓吹细乐,是因为清代雍正年间乐籍制度解体,鉴于民间百姓对官方吉礼祭祀礼乐文化的认同,乐人将其承载的吉礼礼制仪式,及其用乐为民间信仰服务,造成官方礼乐文化的下移,继而用当下接衍下来的祭祀用乐现状,再次印证明清地方官方层级的吉礼祭祀用鼓吹细乐,并且官方、民间、宗教三个领域用乐具有一致性。最后,探讨当下的许多地方乐种属于鼓吹细乐,以十番乐和南音为例,这也是为何当下民间存在一套宫调、乐器、乐队对应多种承祀对象的原因。
  
  关键词:  鼓吹细乐 吉礼 明清 国家礼制 民间礼俗。
  
  Abstract
  
  In the feudal society, the dynasties of carrying out the "great affairs of the country, in the hustle and bustle" of the dynasties, put Ji Li in the primary position of the "five rituals" and occupy an important position in the national society.Ji Li can be divided into three levels: Dasi,Zhongsi and Xiaosi. The state strictly stipulates the use of various grades in the form of institutions.However, the rituals used in the Ming and Qing Dynasties changed. The original type of "Hu Han Za Chen" was used in other rituals other than Ji Li, and it began to be used in the Lieutenant and the Otaru of Ji Li.
  
  From the perspective of Ji Li, first of all, to explore the fine music form of the drum style in the Ming and Qing Dynasties, mainly used in the central court to the local government level,Ji Li Xiao si, and the local government level of the lieutenant, because the local government agencies throughout the country.The object of inheritance carried by the local government level is also a national existence, and then the use of good gifts by Ji Li sacrifices throughout the country has the characteristics of national consistency and regional richness.Secondly, in the Yongle period of the Ming Dynasty, Ming Chengzu will preach the fine music to award Buddha and Taoism, so that the official Ji Li and the religious sacrifices are in harmony.Afterwards, it is discussed that the use of folk rituals in the present is the result of the disintegration of the music system in the Yongzheng period of the Qing Dynasty. In view of the recognition of the folk ritual culture of the official ji rites, the rituals of the rituals performed by the musicians and their enjoyment.Serving the folk beliefs, resulting in the downward movement of the official ritual culture, and then using the status quo of the rituals used in the present, re-printed to prove that the official ceremonies of the local level are used to promote fine music, and the official,folk, and religious fields.The use of music is consistent.Finally, it is discussed that many local music species belong to the popular music, taking Shifanyue and Nanyin as examples. This is also why the folks have a set of palaces, musical instruments and bands that correspond to various objects.
  
  Key Words:   Gu chui xi yue;Ji li ;Ming and Qing Dynasty;State ritual;Folk etiquette。
  
  引 言
 
  
  一、 研究缘起。
  

  “乐种”一词最早出现在杨荫浏与曹安和编着的《苏南吹打曲》。杨荫浏先生对乐种的界定方法更多关注的是音乐形态,黄翔鹏、董维松两位先生都是持赞同的态度,他们是从师承关系、曲目、乐器配置、承载集体、艺术风格等方面来研究。[1]李石根先生也属于此类,但他是从“音乐地理学”的角度来界定。[2]后期,袁静芳先生也提出乐种学的理论与方法,她是从历史与文化的角度来研究,关注的是音乐在历时性中的共性,以及共时性中的差异进行辨别。[3]两种方式相较而言,笔者更为倾向于后者,认为只有把乐种回归历史语境,从历时与共时两个角度进行整理与分析,才有可能梳理清楚,然而当下学界采用的多为前者,以研究音乐形态来划分乐种。“细乐”是一种音乐形态,对于“鼓吹细乐”概念而言,它不是我们提出的一个新乐种,而是从历时性的角度来看当下种类繁多的民间乐种之间的共性,这些共性体现在乐器组合、使用场合、演奏曲目、功能等方面,它们不仅有着相似的音乐本体,而且还有着相似的历史与文化,所以经过分析和研究得出细乐属于鼓吹乐类型,它与“华夏正声”的雅乐,以及同属“胡汉杂陈”鼓吹乐类型的大乐,构成明清吉礼大、中、小祀祭祀用乐体系,而诸多学者把“细乐”划分为丝竹乐,本人不认同此观点。
  
  并且经过多次田野调查和阅读前人研究成果后,一方面,了解到当下的鼓吹细乐具有全国一致性、区域丰富性的特点,这是何种原因使然呢?本人开始从历史角度对鼓吹细乐使用情况进行梳理与分析,明白当下民间礼俗用乐是对国家礼制仪式用乐的接衍,它是国家礼乐的显性制度演变为隐性制度的结果。明清,国家规定中央宫廷至地方官方吉礼小祀用鼓吹细乐,以及地方官府层级的中祀用鼓吹细乐,由于地方官方机构遍布全国各地,以至于其祭祀使用的鼓吹细乐也是全国性的存在,具有全国一致性、区域丰富性的特点,而对国家礼乐制度接衍的民间礼俗用乐就具有了同样的特点,所以我将研究的时间段放在明清时期,将研究角度放在吉礼祭祀。另一方面,音乐会社传承的音乐来源于佛教或道教,而他们演奏的音乐与乐户后人组成的音乐班社演奏的音乐是相同的,这是为何呢?在明代永乐年间,明成祖赐乐佛、道教,还将鼓吹细乐的演奏形式一并带去,所以造成官方吉礼祭祀与佛、道教用乐具有一致性,继而接衍到当下的民间祭祀与佛、道教祭祀用乐同样具有一致性。
  
  鼓吹细乐是全国性的存在,具有全国一致性、区域丰富性的特点,这得益于国家的制度保障。然而当下有许多地方乐种,如:十番乐在南方的江苏有,北方的保定易县等地也有,而且它们在乐器组合、使用场合、演奏乐曲等方面与全国普遍性存在的鼓吹细乐具有许多相似性,,并且南音会社与冀中笙管乐音乐会社在“乐规”方面有着许多的相似性,这是为何呢?它们与鼓吹细乐有什么关系呢?思考再三,我们认为是国家的制度使然,只有国家的力量才可以跨越地域的阻碍,所以南音、十番乐等地方乐种可能属于鼓吹细乐,这样它们同样在国家制度传播下使得全国一致性的特点。本人经过与导师的商议,我们把论文的题目定为《明清吉礼鼓吹细乐研究》。
  
  二、 研究现状。
  
  (一)从礼制用乐的角度研究。

  
  从礼制用乐角度来研究的文章,有张咏春的硕士论文《孔府的乐户与礼乐户》[1],该文是从吉礼中祀孔子祭祀用乐角度研究,使用的细乐乐器组合为笙、管、笛、箫、小唢呐加打击乐等,乐曲篇幅较长,演奏是可采用加花变奏或加穗子等手法演奏,其最能体现乐人的技术水平,且为戏曲伴奏的音乐也是细乐的形式。提出乐僧演奏为细乐类型,乐器组合是笙、管、笛、箫,不使用唢呐。任方冰的《明代旗纛祭祀及其用乐》[2],该文是从军礼的角度讨论国家和王国祭祀旗纛主要用大乐,京营和各地的都司卫所祭祀旗纛使用鼓吹或细乐类型。李妍静的硕士论文《论明代宾礼制度下的礼乐》[3],该文是从宾礼的角度研究,作者认为细乐主要用于宴飨当中,从乐器组合推测明代的细乐为当时的“侑食乐”“九奏乐”,虽然名字不同,但其本质是相同的观点。
  
  上述文章,从军礼、吉礼中祀、宾礼用乐的角度对细乐的音乐形态进行研究,文章多针对某一礼制仪式与用乐现象的研究,而没有对细乐形态、属性、使用层级、使用现状作一个整体论述。
  
  (二)从对比度角度研究。
  
  从对比的角度研究,主要是将中国细乐的使用场合与越南细乐使用场合作对比,来反映中国细乐对越南细乐的影响。赵维平的《从中越音乐的比较看越南宫廷音乐初期史的形成》[1],作者认为细乐即丝竹细乐,越南细乐使用乐器与乐器组合史料没有明确记载,其使用场合为郊庙祭祀、朝会。而中国细乐在宋代使用乐器是笙、管、笛、稽琴、方响,音乐风格为优雅、轻柔的特点,具有礼俗兼具的属性,既可用于瓦舍娱乐场合,也可用于祭祀、宴飨等礼制场合和卤簿用乐。并且认为越南的细乐受到明代细乐的影响,阐释了越南音乐受中国影响的历史背景。任晓敏的硕士论文《越南阮朝乐舞制度研究》[2],作者认为细乐即丝竹细乐,越南阮朝细乐用于祭祀历代帝王庙、先农、朝会等场合。越南细乐与中国细乐非常相似,但中国宋代的细乐是俗乐的属性,多用于民间娱乐场合,在乐器组合方面不使用管弦乐器,并且使用乐器种类较少,是一种小型乐队,从而反映越南细乐的音乐形态。
  
  上述文章,将中国细乐使用场合与越南细乐使用场合作对比,进而反映出中国细乐是礼俗兼具的属性,越南细乐是礼乐属性。
  
  (三)从当下礼俗用乐研究。
  
  从当下民间礼俗用乐角度研究,有陈燕婷《多重音声的“闹热”景观——安海镇“夫人妈”诞辰仪式音声研究》[3],该文采用了民族志的写法,记述了祭祀“夫人妈”巡镜、讲经、太上夫人科仪、朝圣等整场仪式流程,提出道场法事仪式是祭祀“夫人妈”的核心部分,用到打击乐、大乐和细乐三种音乐形式,细乐使用乐器为小唢呐、笛、三弦、二弦,乐器组合为吹管乐+弦乐或再加打击乐的形式。作者据考证得出细乐因其音色柔和的特点,多用于唱经,为唱经伴奏。
  
  袁郁文《山东省滕州市孔子后人葬礼仪式用乐考察》[4],该文采用了民族志的写法,记述了整个葬礼仪式与用乐的流程。作者提出细乐又被称为戏乐,乐器组合为以笛、笙为主奏加之打击乐的形式,演奏曲牌为戏曲或其中的唱段。细乐更多体现的是与人的功能,在仪式中只用与三献九乐环节,此“三献”仪式具有宴飨的意思,仪式中演奏戏曲唱段、流行歌曲等节奏欢快的近代曲目。
  
  朱腾蛟《火居道士及其仪式音声调查与研究——以湘中北常德地区为例》[5],该文采用民族志的写法,记述了湖南地区丧葬礼俗用乐的整个仪式流程。在丧礼中的法事是整个丧礼仪式用乐的核心部分,其中涉及到佛教、道教、儒教三种不同的宗教,用到大乐和细乐两种音乐形式,提到细乐使用的乐器有笛子、胡琴、锣、鼓等。道教的咏唱用大乐伴奏;佛教的吟唱用细乐伴奏,咏唱用大乐伴奏;儒教的赞歌用大乐、细乐、锣鼓三种音乐形式伴奏。
  
  上述文章从当下的角度来研究祭祀、丧葬用乐,只是“就事论事”,没有将当下与历史接通对当下用乐现状的形成原因作解释,也没有说明此礼制用乐与其他礼制用乐之间的联系。
  
  (四)从地方乐种的角度研究。
  
  从地方乐种角度研究的文章,伍国栋《江南丝竹乐队编制的历史继承与创新拓展》[1],作者首先论述了近现代江南丝竹乐器组合,是丝弦乐+竹管乐+轻打击乐的形式;其次从“历时性”角度阐释近现代江南丝竹的乐器组合对明清时期乐器组合的继承和发展;最后从“共时性”角度阐释当下各种乐器组合之间的联系。另一篇文章《一个“流域”两个“中心”——江南丝竹的渊源与形成》[2],该文主要论述了两个问题:一是江南丝竹名称的来源;二是江南丝竹乐种渊源。作者认为江南丝竹这一名称是 20 世纪 50 年代以后,对长江三角洲地域音乐的总称,其来源于明清时期的“丝竹”“细乐”“十番乐”等器乐演奏形式。温江鸿的《上党民间礼仪细乐简述》[3],该文论述了上党地区细乐生发与传承的历史文化背景,其承载者“乐户”在社会中的地位,简述细乐在古代迎神赛社祭祀仪式中使用情况,和接衍到当下婚礼、丧葬、庙会等民间礼俗中的使用情况,以及其所承载的历史文化价值。
  
  张生录《天津的佛教音乐》[4],文章中叙述了其乐器组合为管、笙、笛、鼓、铙、钹、云锣、铛子的吹管乐,加打击乐的演奏形式,乐曲为传承曲牌,音乐风格细腻委婉等,并提出天津佛教音乐是细乐音乐形式的观点。刘蓝《白沙细乐考辩》[5],该文作者从曲源、曲名、内容、音乐、乐器、变异方面辨析认为白沙细乐产生于当地民间。孙明跃《“白沙细乐”乐器考》[6],作者将白沙细乐所使用的七种乐器,如:横笛、竖笛、芦笙、筝、苏古杜、二簧和胡琴进行一一的考证,在此基础上作者得出结论,认为白沙细乐是由内地传入的。
  
  上述文章,讲述了分布在各个地域的细乐音乐形态,南方地区的如:长江三角洲地区的江南丝竹细乐,云南的白沙细乐;北方地区的如:山西上党地区的细乐,天津佛教音乐。
  
  综上所述,对于鼓吹细乐研究呈现出以下三个特点:其一,普遍认为细乐是丝竹细乐类型,乐器组合为吹管乐+打击乐或吹管乐+弦乐+打击乐形式,演奏形式既可纯器乐演奏,也可用于佛、道教念唱和戏曲伴奏,而对细乐的属性、具体音乐形态等没有过多言论。其二,缺少历时性研究理念,考证历史与当下用乐之间的关系,解释为何佛、道教与官方礼制仪式用乐具有一致性,而只是“就事论事”,多运用民族志的方法对其进行论述。其三,缺少共时性研究理念,解释为何当下民间礼俗用乐具有全国一致性、区域丰富性的特点,将不同地域中相似的地方乐种联系起来,考证不同乐种之间的联系。
  
  三、 研究意义。
  
  本文首先,从礼、俗用乐两条脉络来分析鼓吹细乐是礼俗兼具的属性,并且从使用乐器、乐器组合、历史来源等角度对鼓吹细乐进行概念界定,认为它是“胡汉杂陈”的鼓吹乐类型,对鼓吹细乐的音乐形态等有一个相对清楚的认知。其次,用历时性的理念,接通历史与当下,以明清为时间段,从吉礼的角度来研究鼓吹细乐用于上至中央宫廷下至地方官府吉礼小祀,因地方官府众多遍布全国各地,致使吉礼小祀用乐具有全国上下一致性的特点。然而清代雍正年间乐籍制度解体,基于民间百姓对官方吉礼祭祀礼乐文化的认同,乐人将其承载的吉礼礼制仪式及其用乐为民间信仰服务,官方礼制用乐接衍为当下的民间礼俗用乐。并且明代永乐皇帝赐乐佛、道教,官方吉礼与宗教祭祀用乐相通。最后,从共时性角度研究,当下民间礼俗用乐具有全国一致性的特点,从而对明清吉礼鼓吹细乐的使用特点进行逆向考证,并且考证鼓吹细乐与相似地方乐种之间的联系。从整体上把握为何鼓吹细乐在当下呈现全国一致性、区域丰富性的特点。
  
  四、 研究理念与方法。
  
  笔者一方面从礼、俗用乐两条脉络,将明清与当下鼓吹细乐使用情况进行对接,梳理与分析古代官方礼制仪式及其用乐对当下的影响。另一方面,乐工的承载对音乐有着重要影响,所以从与音乐承载者有直接联系的乐籍制度,来把握在籍官属乐人承载的鼓吹细乐,在明清时期具有全国一致性、区域丰富性的特点。
  
  首先,运用文献研究法,通过对《明史》《明会典》《明集礼》《礼部志稿》《大清通礼》《清史稿》等古籍文献资料对鼓吹细乐的属性、历史来源、承载机构等进行梳理、与分析。
  
  其次,运用历史民族音乐学,从历史性的角度探讨明清吉礼用鼓吹细乐对当下民间信仰祭祀用乐的影响,以及对地方乐种十番乐与南音的联系;从共时性的角度探讨鼓吹细乐与鼓吹大乐、宴飨用乐的关系。
  
  之后,运用音乐形态分析法,从共时性的角度将当下不同地区的乐谱进行对比分析,然后从历时性角度将明代乐谱与当下乐谱进行比较分析,发现它们横向与纵向用乐的一致性。
  
  然后,运用发生学研究方法,对当下鼓吹细乐具有全国一致性,区域丰富性的特点,和鼓吹细乐与地方乐种之间的相通性问题进行探讨。
  
  最后,运用逆向考察法,通过田野调查了解当下鼓吹细乐在民间使用现状,将当下与历史对接,再次对明清时期鼓吹细乐的音乐本体、使用场合进行印证。
  
  【由于本篇文章为硕士论文,如需全文请点击底部下载全文链接】
 
  
  第一章 鼓吹细乐概述
  
  第一节 鼓吹细乐概念界定与属性

  一、 概念界定
  二、 “礼俗兼具”属性
  
  第二节 鼓吹细乐的历史源流
  一、 宋元之前
  二、 宋元时期
  三、 明清时期
  
  第三节 承载机构及乐人
  一、 承载机构
  二、 承载乐人
  
  第二章 明清吉礼中鼓吹细乐使用及功能
  
  第一节 明清吉礼概述
  
  第二节 鼓吹细乐用于吉礼的过程

  一、 元代
  二、 明清
  
  第三节 明清吉礼仪式中的鼓吹细乐及功能
  一、 吉礼仪式中的鼓吹细乐
  二、 仪式中鼓吹细乐的功能
  
  第三章 明清鼓吹细乐与其他音乐艺术形态的关系
  
  第一节 小祀与宴飨用乐相通性

  一、 乐器组合
  二、 演奏曲牌
  三、 用乐特点
  
  第二节 鼓吹细乐与鼓吹大乐的比较
  一、 鼓吹大乐简述
  二、 鼓吹大乐与鼓吹细乐比较
  
  第三节 鼓吹细乐与佛教、道教用乐关系
  一、 明清佛、道教使用鼓吹细乐
  二、 鼓吹细乐在佛教法事中的使用
  三、 鼓吹细乐在道教斋醮科仪中的使用
  
  第四章 当下对明清吉礼祭祀用乐的接衍
  
  第一节 明清官方吉礼用乐接衍到民间祭祀礼俗用乐的原因
  
  第二节 民间信仰祭祀用乐承载者

  一、音乐会社
  二、音乐班社
  三、祭祀用乐一致性
  
  第三节 鼓吹细乐与地方乐种的相通性
  一、鼓吹细乐与十番乐的关系
  二、鼓吹细乐与南音的关系

  结 语

  鼓吹细乐广泛用于官方、民间和宗教领域,具有全国一致性、地域丰富性的特点。本文旨在以鼓吹细乐为线索,以明清为时间节点,从吉礼的角度来说明官方的礼制、礼制仪式及其用乐对民间、宗教用乐的影响。

  本文首先对鼓吹细乐进行简要概述,以此确定鼓吹细乐是礼俗兼具的属性;是以吹管乐为主奏,加以打击乐和弦乐,或只加打击乐的两种乐器组合的鼓吹乐类型;演奏形式为既可为声乐做伴奏,又可为纯器乐演奏;其起源于先秦时期乡饮酒礼的“合乐”音乐形式,经过历代变迁大约在南宋形成鼓吹细乐;明清时期官方领域由教坊机构中的在籍官属乐人承载,宗教领域由寺院和道观中的僧人、道士承载。

  其次,明清吉礼分为大祀、中祀、小祀三个等级,分析吉礼祭祀等级与受众层级之间的关系,确定鼓吹细乐主要用于上至中央宫廷,下至地方官府的吉礼小祀和地方官府层级的中祀,由于地方官府遍布全国各地,致使鼓吹细乐在全国具有普遍性。鼓吹细乐在吉礼礼制仪式中具有引导功能、进献功能。并通过考证小祀与中、小宴飨用乐具有相通性,以此来反观吉礼鼓吹细乐音乐本体方面的曲牌、乐器。

  之后,论述鼓吹细乐与其他音乐艺术形式的关系,首先将鼓吹细乐与鼓吹大乐进行比较,以此确定两者在乐器组合、使用场合、使用等级方面的差异;其次是考证佛、道教使用鼓吹细乐,及其各自的使用情况。

  最后,引用项阳先生的“接通”理念,将明清吉礼祭祀用乐与当下民间的信仰祭祀用乐接通,用逆向考证法的目的为:一方面来反观、印证明清上至中央宫廷,下至地方官府的吉礼小祀和地方官府层级的中祀使用鼓吹细乐历史事实,另一方面反映出明清吉礼祭祀用乐对当下民间信仰祭祀用乐的影响,使得鼓吹细乐具有全国一致性,区域丰富性的特点,并以地方乐种十番乐、南音为例来进行探讨。

  鼓吹细乐历史源流问题和地方乐种都是很大的话题,本文主要讨论的是明清吉礼鼓吹细乐,所以没有对其进行各更深层次的研究,只是简单的进行概述。这只是阶段性的研究成果,目前因自身能力所限,笔者只是浅尝辄止,希望经过努力学习能够从更深的层次分析、论证鼓吹细乐的历史来源、鼓吹细乐与地方乐种的关系。

  参考文献

点击下载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