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国外青少年校园足球研究述评综述

写作博士 3本页 4027字

2 文献综述

  2.1 国内研究现状述评

  2.1.1青少年校园足球发展历史概况

  自足球运动传入中国以来,其发展速度较为缓慢,因此在学校的传播与推广便成为其重要的发展平台。

  崔乐泉(2018)[6]从历史考验和经验的启示说到我国的校园足球历史是经历了四个阶段,分别是近代校园足球的传入阶段(1863-1948 年)、当代校园足球的发展与演进阶段(1949-2008 年)、校园足球新探索阶段(2009-2014 年)、校园足球的改革发展阶段(2015 年—)。施玉麟,陈汉鸿(2015)[7]对现代足球传入我国的各个时期进行梳理,认为现代足球是由英国人传入我国,1840 年鸦片战争后出现在香港地区学校中,但当时还不允许我国师生参与。直到 19 世纪末,上海圣约翰书院出现我国学生参与足球活动的身影,让中国学生首次接触到足球运动。

  在校园足球的传入阶段,其发展速度与当时中国的体育事业相伴而行;在校园足球发展的曲折阶段,受到我国有关政策的影响,为校园足球发展提供了前所未有的契机。张辉(2011)[8]在文中指出校园足球活动的开展应先从小学开始着手普及,依次展开初中、高中校园足球运动的推广与普及,以此推动青少年足球运动的快速发展。“青少年校园足球”一词不断地涌现,学者们纷纷对其概念进行多方面定义。邓正福(2012)[9]认为全国青少年足球活动是为了给各个地区的学校普及足球的知识与理论,增加学生参与数量,提高质量。李拓键(2013)[10]认为青少年校园足球活动的开展是先将训练、比赛、教学等活动在基层学校进行全面的发展。刘维栋(2015)[11]认为青少年校园足球发展是为了增进学生健康、让更多学生参与足球活动。

  从 2009 年开始一直到 2014 年,我国校园足球发展进入新探索阶段,2009年 4 月 14 日首次提出校关于园足球的概念构想[12]。随后颁布《关于开展全国青少年校园足球活动的通知》[13],“校园足球活动”正式开始。足球运动作为世界上最受欢迎的体育运动之一,较早地进入到各个校园中。各个地区已经要求体育部门、教育部门将政策实施到实践当中,要求各个基层单位全面地认识到“校园足球”开展的意义。可以看出在新探索阶段,国家在教育师资、场地建设和经费投入等方面鼓励全国各地区大力发展校园足球事业为后续校园足球发展的改革与创新做好前期准备。

  从 2014 年至今,我国校园足球进入改革时期,对已经发展起来的校园足球事业进行创新发展,与此同时,发现与所预期的目标存在着一定的差距,且所面对的问题渐渐地凸显出来,如何解决这些问题将是未来要面对的瓶颈。杨成伟(2015)[14]一文指出在我国已经颁布许多有关青少年足球发展的政策,但仍然存在对政策具体执行能力不足的问题,缺少相应的执行标准,造成青少年足球事业处于不稳定当中。

  2.1.2青少年校园足球发展现状的研究

  我国青少年校园足球开展至今,已经取得明显的成效。邓毅(2019)一文中指出在《关于开展全国青少年校园足球的通知》的指导下,各个地区均设立办事的机构,及各级校园足球办公室,28%城市的市体育局设置了校园足球办公室[15]

  谭红福(2016)[16]指出,长沙市校园足球根据国家的标准积极的开始布局,总体发展较迅速。王登峰,樊泽民(2018)[17]在文中对青少年校园足球的试验区县等做大量的调查,一方面在学校足球高水平的招生方面,每年都会大量的增加招生名额,且学校的数量也在不断地增加。另一方面在青少年校园足球推广的基础上,建立特色学校、高水平运动队、试点、改革区为一体的发展方式。李纪霞等人(2012)[18]在文中指出全国青少年足球活动两年的时间里在地方建立特色学校,其总数大约有 3000 所学校、110 多万的学生参与。王海霞[19](2019)指出济南市所有小学足球特色学校设有足球体育课,同时所调查学校都具有足球运动的书本教材,保障学生学习足球理论与技术的专业性和科学性,为学校足球的发展创立良好的环境。但是,在建设优秀的足球特色学校期间仍存在许多的不足,比如学校的建设、足球运动的基本条件较差,且发展校园足球事业规划、目标制定不清晰,缺乏特色,校园足球的资金不足、场地设施的不完善,足球运动的专业师资水平较低等。章健(2014)[20]在文中指出承德市市区中小学足球运动足球方面的师资力量较弱,即使是学校学生对足球运动非常感兴趣的情况下,学校开展足球体育课的次数依然不够。

青少年足球

  2.1.3 青少年校园足球存在问题及成因的研究

  我国青少年校园足球发展虽然已取得阶段性成果,但仍存在诸多问题。2014年后,我国开始建立许多具有现代典范的校园足球特色学校,但在发展过程中,经众多学者调查研究发现存在许多关于校园足球建设问题,众多学者关注的重点集中校园足球的师资、硬件场地、竞赛体系、管理体制等方面,并认为这些存在的问题应及时得到解决。

  刘玉东(2015)[21]认为武汉市青少年足球训练的发展的过程中出现青少年足球训练的管理体制观念较落后,学校、教师、学生主体间运行机制不完善,校园足球机制体制不明确,武汉市学校专业足球教师的综合素质较低,无法满足武汉市青少年足球训练的教育需求。

  檀伟(2014)[22]在文中指出在所调查的 18 所特色足球学校中,发现各个学校的领导对于校园足球开展的意见与看法不一致,无法达到统一的意见,因此导致各个学校的青少年校园足球开展力量不均衡,此文提出要着重的宣传校园足球的开展的意义,在教育与训练的经费上要适当地加大力度,尽可能地在校园足球特色学校中维持教育资源的相对平衡。

  朱桂林、周美芳(2005)[23]在研究中通过实地调查发现,一方面青少年校园足球举办青少年比赛的级别较低,且数量较少,各个学校对参与青少年足球比赛的积极性不高,另一方面足球赛事管理较松,存在着很多参赛运动谎报真实年龄,从而占据年龄的优势取得佳绩的现象,造成大多数球队只看重比赛的名次的困境。

  董众鸣、柳志刚(2015)在文中指出,上海市的校园足球受到“中国足球改革总体方案”的正确引导,在一定程度上提高学生的综合素质,但是依然存在学校足球课程开设的力度不足,缺乏课外足球体育活动,课堂教学手段单一,课余时间只着重指导少部分程度较好的学生,造成教学资源的不均衡[24]

  王格(2011)[25]在文中提到教练员选择继续教育的积极性不高,无法及时的学习足球运动发展的前沿信息。另外,教练员的待遇整体偏低,导致愿意担任教练员的数量不足,无法满足越来越多的学生学习专业技术、理论的需求。

  古文东(2013)[26]发现如何不断地加大教练员的学习动力,目前全国最明显的问题之一就是随着中小学学生参与足球运动人数的不断增多与教练专业水平不足的矛盾。

  陈华、贾珍荣(2012)[27]在文中指出活动经费的不足,教育部的相关职能部门之间缺少交流,整体的训练与教学系统不完善,许多地区对校园足球发展的不重视等,严重影响青少年校园足球的顺利开展[28]

  本文从前人研究成果看,对相关问题的研究缺乏创新性,且研究深度不够,因此本文将基于已经研究的成果的基础上,加以创新和深度的剖析我国校园足球发展过程中所存在的瓶颈性问题。

  2.1.4 青少年校园足球发展对策的研究

  国内学者对青少年校园足球的建设与发展提出了科学的建议,重点集中在校园足球文化的建设、教学师资团队、经费设施、管理机制等方面。

  校园足球文化功能以育人为主,对促进校园文化向多元化发展有着极大影响。所以,校园足球文化是校园足球建设和发展的关键。李静(2019)[29]认为要保证丰富多样的校园文化传播方式,积极开展足球文化活动。王向东(2020)[30]认为应将体育与教育的指导思想建立在同一水平上,促进体育精神文化目标建设,加强学校体育教育管理水平和课程内涵建设。徐星(2020)[31]保证校园足球文化的质量,以及良好的传播途径,可以促使学生积极融入到校园足球的学习中,从而促进高中校园足球的建设与发展。

  校园足球师资力量建设对课堂的教学效果、教学方法和学生的情感方面具有重要的意义,另外,校园足球发展的任何工作都需要经费的支持。荀旭(2019)[32]认为校园足球是一个开放的系统,务必利用学校优势,吸收社会优质师资开门办学,邀请足球专家、现役著名足球运动员、教练员以及足球媒体人员等走进校园、走进课堂;  学校体育经费有限,不能仅依靠拨款资助,通过社会投入、市场投入、公益赞助等途多元方式进行筹备资金。刘武(2018)[33]指出要高度重视足球师资力量建设,吸引社会力量建设师资队伍,并建设完善的资金管理机制,关键是钱要花在刀刃上。

  校园足球管理机制的建立有助于校园足球发展有序地进行。张兴兰(2019)[34]认为从安全管理制度、竞赛训练制度、文化管理制度、教学管理制度四个方面着手完善,有助于校园足球在学校朝更好的方向发展。樊硕(2019)[35]认为校园足球的开展大多数都由教育部门主导,其他部门协调配合,对校内外的足球活动以及普及和提高训练有合理的分工。

  2.2国外青少年校园足球研究述评

  国外校园足球开展较好的国家主要有德国、英国、日本、意大利、美国等。

  其国家队和职业俱乐部代表了世界足坛的顶尖水平。根据众学者对国外校园足球开展的研究中,发现欧美、亚洲的日本等国家对校园足球建设非常重视,长期构建青少年足球建设体系,持续为国家输送人才。

  其中,国内学者通过研究国外校园足球发展的模式和方法并对比分析,间接推动我国校园足球的发展。宁柠(2016)[36]对日本校园足球进行的论证后认为,日本青少年校园足球活动的发展现状具有规模大、组织管理体系健全、注重人才与教练员培养以及完善的竞赛体系;在竞赛种类上,日本竞赛工作的开展优于中国。宁聪(2020)[37]等人对日本青少年校园足球项目发展进行详细的分析发现:

  日本足球协会已建立完善的青少年足球运动员的人才输送体系,社区足球俱乐部为国家储存足球人才,建立完善的教练员培训体系机制,同时也将传统的民族文化融入到校园足球教育工作中。吴炎兵(2020)[38]等人发现日本校园足球融于文化中,日本足球发展的根源是完善基础设施建设,提升职业联赛水平,建立人才输送通道体系。李云广(2020)[39]等人研究日本校园足球走训制模式发展的经验,日本校园足球的走训制重要部分是顶层设计,在管理体制方面科学有效,较好地将体育教育相融合,校内和校外足球项目相连接,对我国校园足球的发展起到较好的借鉴意义。胡安义(2013)[40]认为德国庞大的社会组织支撑起的体教结合培养模式是成功前提。张少净等人(2019)[41]认为德国青少年足球培训主要是采用体育教育相结合的发展理念,始终以教育为中心,通过学校、协会和俱乐部相合作的方式进行培养和教育,为国家培养出高层次的足球人才。李志荣(2018)[42]等人通过对比英国、德国、法国和日本四国的校园足球教育发展模式特征,德国强调的是快乐足球,重视青少年的心理发育,在足球运动中得到快乐和愉悦,由退役运动员担任教练,由政府、足协和社会多元化供给经费。德国的人才输送选拔主要途径是俱乐部 U 系列足球联赛,并重视文化学习,文化学习不达标将失去训练的资格。陈洪(2013)[43]认为英国足球的发展,离不开其校园足球、社区足球、职业足球青少年培养的整体结合。浦义俊(2020)[44]等人研究发现英国校园足球发展特征主要是有序的机制、教育的理念先进、资源丰富、校内足球和校外足球相合作,并且有关校园足球发展的法律法规较完善,为其发展提供坚实的保障。

  国外学者对校园足球的研究以教练员专业水平、选材、心理方面指导与关心等为主。Maitland A, Gervis M(2010)[45]认为在足球运动当中俱乐部文化和足球教练占有非常关键的位置,并将英国教练员对青少年校园足球训练的目标进行了详细的研究。结果表明,足球教练员与足球运动员之前进行双向的互动,采用激励机制能够有效地提升初始设定目标的实现机率。Mills,Andrew,Joanne Butt,IanMaynard(2012)[46]等人对英国青少年足球运动员自我意识、适应力、智力、运动能力、环境的影响因素进行了详细的分析。研究表明,在青少年足球运动当中具有严格的纪律、随机应变的能力、社会对足球运动员大力支持,对专业运动员具有明显的提升和帮助。另外,青少年足球运动员当中有许多拥有很高的天赋,但是并没有得到关注与培养,从而无法实现更高的目标和水准。Goodman M,James IA(2017)[47]对英格兰北部的青少年足球联盟进行了详细的调查,询问足球运动员他们的父母。其研究结果中得到,足球运动员希望父母知道自己在足球训练与竞赛当中做的不好的地方、未来如何解决、如何提升足球的技术与理论。

  同时,父母对青少年足球运动员的激励对青少年地成长产生很大的影响,孩子们更多是希望父母赞扬他们,得到他们的认可。

  2.3 文献综述小结

  我国青少年校园足球发展一直处于不断探索状态,青少年足球政策正处于不断完善阶段,发展过程中仍有许多问题。本文分别从校园足球的开展现状、存在问题和解决对策等方面进行综述。目前我国主要采用建设特色学校、高水平运动队、试点、改革区为一体的发展方式,在普及与发展过程中存在着一些问题,比如:校园足球发展的运行机制不完善、教师的综合素质较低、学生参与足球活动积极性高但家长不重视、我国各地区的足球校园开展的教育资源不平衡、有出现了学习与训练之间的时间安排上的矛顿等。从国外学者对校园足球发展的研究结果当中可以看出,国外更重视对学生心理的变化,主要是以学生为主体,学校、教师和设施资源等都是围绕着学生进行展开。因此,基于此前学者所研究的结果为基础,以我国部分城市为调查对象,分别从管理的体制、资金来源、师资力量、学校的场地、设施、竞赛体系等方面进行调查与分析,根据所得出的结论,提出相应的可行性建议。

(未完,请点击下面的其他章节)

相关文章

上一篇:我国青少年校园足球发展探究

下一篇:青少年足球发展调查的研究设计

点击按钮复制手机号

18930620780

将微信二维码保存到相册

打开微信扫一扫从相册识别

1.点击按钮复制QQ号

3008635932

2.打开QQ→添加好友/群

粘贴QQ号,加我为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