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CN论文网,主要提供代写硕士论文服务,以及了解代写硕士论文多少钱。网站地图

硕博执笔写作,后期辅助答辩

与国内800多家优秀期刊社合作

论文写作发表咨询热线18930620780
您当前的位置:CN论文网 > 会计硕士论文会计硕士论文

中资能源企业在哈投资的基本情况

发布时间:2019-03-04

  第 3 章 中资能源企业在哈投资的基本情况

  3.1 中哈能源投资现状.

  国际能源投资深受时代背景影响,随着各国经济水平提升,对能源的需求量也随之增长,当国家内部自产自销满足不了需求时,国际能源投资便应运而生。

  所谓国际能源投资即是指拥有主权的政府、国家级能源企业及其他自然人,跨国界进行的能源投资经营活动。国际能源投资无疑对供应国与需求国都是一件互惠互利的好事,对于供应国而言,通过能源出口获得的收益可改善国内能源企业的生产水平,使国家经济形成良序发展势头,对于需求国而言,需对能源进口渠道进行拓展。

  尤其对于中国而言,中国近些年来实现了经济的腾飞式发展,能源作为促进经济发展的动力,在经济发展中,不可或缺。但是,近年来,中国国内能源呈供不应求之势,一但国内能源供应出现波动,势必将对经济发展造成损失,为此,要确保国内能源使用安全,必须进行能源战略合作。在中亚五国中,据地理优势及国家内石油、天然气等能源的储量看,中国与哈萨克斯坦进行能源合作是件顺理成章的事情,目前,哈国也已成为中国在中亚地区最重要的油气资源合作伙伴国。

  3.2 中哈能源投资基础.

  中哈能源投资的必然性不仅体现了两国地缘政治上,也体现在两国经济文化社会建设间的方方面面环节中,现具体将主要因素分述如下:

  3.2.1 多元化战略互补.

  能源产业无疑是哈萨克斯坦国家的支柱型产业,因此哈国在利用能源强国的道路上逐渐形成了多元化的发展战略,这主要也与三个因素密不可分,首先是哈国自苏联解体后成为了独立国家以来,本国内部国力空虚,急需通过石油出口来提升本国的经济效益,其次,虽然哈国境内仍使用前苏联在本国境内留下的输油管道进行石油输送,但是这些管道本身质量存在问题,而且随着哈国境内对炼油及开采技术的提升,也对这些输送管道的运输能力提出了更高的要求,基于此,目前国内原有的石油运输道路已限制了哈国原油出口贸易的交易。因此,哈国急需建设新的能源出口渠道。最后,哈国想要摆脱对俄罗斯的经济依赖就必须寻求多元化的能源出口战略,只有强大本国实力,才能在国际政治舞台中拥有一席之地。

  中国提出多元化能源战略的考量是基于自改革开放以来中国经济飞速增长的现实国情而逐渐形成起来的。改革开放以前虽然国内能源供需关系一度紧张,但因为国内与国际多方面的原因,促使中国一直奉行自给自足的能源战略,但是从 1993 年中国变成那样净进口国以来,中国政府即及时转变观念,开始了能源多元化战略发展之路,先是自 2001 年,中国政府在五年规划中明确提出需与海外其他能源国建立合作关系,实现油气资源的多元化进口,再到 2004 年,中国政府瞄准海外油气田的开采权等,以拓展中国油气资源在海外的份额。及至2014 年,在多年摸索与实践中,中国政府已明确了自身的多元化能源发展战略,一方面通过与多个能源国进行合作,来开拓自身的能源供应渠道,另外一方面通过自建与合建油气运输管道来规避马六甲海峡对中国油气资源运输的威胁,同时陆上运输路线也极大地规避了海运的风险因子。

  综上,在哈国进行能源出口多元化战略发展的同时,中国进行着能源多元化进口战略的实施,这一从多元化战略层面进行了能源互补,无疑将两国间的能源合作提升到了国家层面的战略高度,为两国间的能源合作提供了强有力的保障。

  3.2.2 中国经济发展对能源需求增加.

  在全球经济高速发展的浪潮下,中国经济也在经历着日新月异的变化与发展,目前中国国内对能源的需求旺盛,但国内油田供应量有限,而且主要的油气供应国在中东与北非,随着近年来国际局势持续动荡,这一能源供应链的安全性受到前所未有的威胁,而且,中国一直以来采用海上运输线路来向国内运输油气资源,但受到索马里等海域局势的影响,这一油气运输线路的安全性近年来也备受威胁,另针对于国内经济发展需求而言,据 2017 年《BP 世界能源统计年鉴》中国专题中所述,2017 年中国石油对外依存度已上升至 68%,为历史最高值。据历年数据显示,中国石油对外依存度呈连年持续上升趋势,如 2013 年为 58.4%,2014 年为 59.5%,2015 年首次突破 60%,达到 60.6%。而且,据 2017 年统计年鉴中所显示,中国仍然是世界上最大的能源消费国,占全球能源消费量的 23%,和全球能源需求增长的 27%,在化石能源中,中国消费增长最快的是天然气,增幅为7.7%,这与中国近年来持续进行能源结构改进有关,其次是石油(+2.7%)。据统计显示,2016 年中国原油进口量为 7663(千桶/日),油品进口量为 1553(千桶/日)。

  另据统计显示,与石油一样,中国对天然气的依存度也呈逐年上升的趋势,从数据中可以看出,2007 年时天然气依存度仅为 2%,但是到了 2013 年时已经上升到了 31.6%,2014 年为 32.2%,而 2015 年已经为 32.7%。通过以上数据及对中国国内能源进口渠道单一但需求旺盛的考虑,中国对外寻求新的能源合作国已迫在眉睫。而与中国毗邻的哈萨克斯坦,处于世界油气资源的中心地带,本国内油气资源非常丰富,而且石油储量与开采量都稳居世界能源国前列,据 2017年 BP 世界能源统计年鉴的数据显示,2016 年底,哈萨克斯坦石油探明储量占总量比例为 1.8%,储产比为 49,而世界总计为 50.6。2016 年的石油产量为 1672(千桶/日),占比 1.8%。2016 年哈萨克斯坦炼厂产能 350(千桶/日),占比 0.4%。

  天然气全部探明储量 2016 年底为 1 万亿立方米,储产比 48.3,世界总计 186.6万亿立方米,储产比 52.5。另外从 2016 年探明储量分布图中显示,欧洲与欧亚大陆储量占比为 30.4%。哈萨克斯坦 2016 年天然气产量为 199 亿立方米,占比0.6%。2016 年中国天然气的管道气进口为 380 亿立方米,液化天然气进口为 343亿立方米。从以上数据中可以看出,哈国由于其国内油气资源丰富,且本国对油气资源的使用率较低,急需将油气资源变换为经济效益,而中国又急需为本国寻求新的能源合作战略伙伴,基于这种能源互补性的考虑,为中哈两国间持续深入进行能源开发与合作夯实了基础。

  3.3 中资能源企业在哈合作开发模式.

  自中亚五国独立以后,中资企业在中亚地区采取的投资模式主要有三种,一种由两国政府牵头,由两国能源企业进行合资共建能源企业,一种是无风险服务合同,还是一种是跨国投资形式。现分述如下:而3.3.1 合资企业模式多年来,中国石油企业在能源东道国主要采取的投资模式是建立合资企业,主要因为东道国虽然在技术设备及勘探开采经验方面不足,但是对本国内能源信息及作业环境却较为熟悉,因此,自 1997 年中石油首次以企业合资形式进行哈国进行能源投资以来,此模式一直是中资企业参与中亚地区油气合作的主要模式之一。从上文中也可看出,两国在合资企业模式下,成绩不俗,如中哈原油运输公司,中哈双方各持股 50%,耗资 7 亿美元建造了中哈石油管道并于 2011 年联合勘探幵发乌里赫套气田。

  目前来看,合资企业的优势在于,一方面,这种模式较为中亚五国政府所接受,所以在项目审批环节较易通过,使中资企业能较快进入目标油气田进行经营活动,降低了企业面临的外部风险,另外可以利用目标油气公司与政府之间的关系,来把控哈国政府对能源投资的政策及走向,及时把控哈国政府的态度将有利于提高中资企业对油气项目的中标率。但相应的,合资企业依然存有弊端,综合来看,在全球范围内,合资企业的经营效益已经呈逐年下降趋势,另外由于合资企业双方人员的不同文化背景及经营理念,容易造成企业内部管理风险出现,再如由于双方不对称所带来的道德风险等因素会增加企业投资风险的系数。

  综上所述,合资企业这一投资模式虽有利有弊,但纵观中亚五国的能源战略,对中资企业而言,选择合资企业模式可以巩固中国政府同中亚五国间的关系,为后续中国石油企业进入这些东道国夯实了经济基础与搭建起了互信的桥梁。

  3.3.2 跨国收购.

  最近几年,跨国收购已经成为中资企业在哈国进行能源投资的最主要模式,从跨国收购的模式中可以看出,对于急需在哈国境内扩大市场占有率的中资企业而言,这是一种不错的选择,从跨国投资的优势中可以看到,中资企业通过跨国收购快速获得了这些被并购企业的油气资源,及附加值,如运输、销售渠道等,为企业减少了新的油气项目建设周期中所带来的不确定性风险,而且,中资企业也可以继续雇佣原有员工,减少企业经营成本。但是跨国投资依然有明显的弊端,最明显弊端是由于国际会计准则不同,加之市场信息障碍等因素,使得中资企业对并购企业的实际价值也难进行准确预估,而且出于对本国能源企业的保护政策,哈国等中亚国家对跨国收购都采取了较为严格的限制政策,这无疑也增加了中资企业进行并购的难度。

  3.3.3 无风险服务合同.

  无风险服务合同又名“工程换石油”模式,此模式风险小,只要雇佣方提供的诸如物探、钻井、修井、固井等服务项目得到了投资者的认可,就可以直接获取份额油,此种投资方式简单,高效,风险小,但相应的对中资提供服务的企业而言,获取的利润也相对较小。

  3.4 中资能源企业在哈投资面临的挑战.

  3.4.1 投资准入制度门槛高.

  目前哈萨克斯坦能源领域外资准入制度散见于《哈萨克斯坦共和国投资法》

  (以下简称《投资法》)《地下资源与地下资源利用法》(以下简称《地下资源法》)等法律法规中。从国际投资立法中可以看出,各国无论是在单边投资还是双边或多边投资领域中,都极为看重外资准入制度设定的门槛,如是否允许外资进入,外资进入的程度及范围如何划定等问题,综合来看,哈国投资准入制度主要可从三个方面进行分析,现分述如下:

  (1)投资领域限制.

  资本输入国一方面鼓励及需求各投资方进入本国急需发展的行业及部门进行投资,以带动国内经济效益的提升,另外一方面对于国内的支柱型产业,资本输入国又对投资领域及范围做出了限制,以防国家安全及人民的共同利益受到侵犯,目前,世界各国都在制定符合本国实际国情的投资法律。从相关法律法规中可以看出,哈国对矿产资源的开发与利用是持开放态度的,详见在哈国《投资法》

  第 3 条中规定,除哈国法律另有规定外,投资商有权从事任何项目和商业活动。

  基于保障国家安全的需要,哈国法律有权禁止合作区域。从中可以看出,哈国投资法对外资方秉持着开放包容的态度。因为矿产资源属于哈国的国民支柱型经济产业,所以哈国专门为矿产尤其是油气资源制定了《地下资源法》这一法规来保障国内矿产资源的安全,从《地下资源法》第 29 条第 1 款的条文规定,“矿产资源利用权主体可以是哈萨克斯坦和外国的自然人和法人”中可以看出,国内外投资方都可以在哈国境内的能源领域进行投资活动。

  (2)投资审批严格.

  投资审批对于东道国和外国投资者同样重要,东道国方通过政府或其授权机构对外商投资进行审批,可有效引导或监督外资为本国经济效益提升而服务,而外资方通过审批可获得合法地位,享有对投资项目行使权利的待遇。

  对哈国投资者而言获得矿产资源利用权可经三个途径,一是授予,二是转让,三是继承。外资方如果想通过授予获得矿产资源利用权需要经由哈国主管机关签订特许经营合同,一般采用的形式是招标或者直接谈判的方式。另外外资方通过转让途径获得矿产资源利用权时,也需经主管机关许可审批,方可获取。但哈国因为顾及国家能源安全,在对转让许可证审批环节较为严苛,多数情况下,这种转让许可申请将会被驳回,给中资企业在哈国进行能源投资带来影响。

  (3)履行要求标准高.

  履行要求又称投资条件,是东道国为了保障本国的经济安全与为了达到投资活动对本国经济效益的提升所设定的外资准入障碍。目前各国外资准入障碍形式多样,包括贸易平衡要求、外汇平衡要求等。同样,哈萨克斯坦为了保障本国安全及维护共同利益也提出了对外资准入的要求,具体为投资比例及哈萨克斯坦含量要求,现分述如下:

  ①投资比例.

  投资比例主要应用在合资企业的投资模式中,从合资企业内部而言,投资比例的多少规定了企业的管理权及利益分成比例,但对于国家层面而言,投资比例即是哈国对外资投资领域及范围的一种限制,目前哈国对投资比例主要施行两种类别的限制,一是对允许外资进入的行业及部门的投资比例进行了限制,二是对不同行业实施不同的限制标准。现阶段,因为里海地区间国家纷争一但达成协议,那么占据里海地区间绝大部分能源区域的哈萨克斯坦而言,将大大提升本国的石油储量及能源地位。哈国对外资获取资源利用权进行了投资比例的限制,限制规定,外资必须与哈国国有石油公司进行合资,且哈国国家石油公司必须占股超过50%以上。

  ②使用哈萨克斯坦资源的限制.

  哈萨克斯坦含量主要包括使用哈国当地的商品及服务,并另外雇佣当地的员工,目前哈国对这一外资准入要求限制较为严苛,一是拥有矿产资源利用权的主体必须采购哈国商品及服务,二是需要履行人事地方含量义务,即企业内员工随着员工专业技能的提升则相应的减少外籍员工比例而增加哈国当地员工比例,三是对上述要求未做到的企业,哈国有权取回矿产资源利用权,并处以罚款。

  3.5 中资能源企业在哈投资存在的风险.

  自独立以来,哈国已将吸引外资作为重要国策来执行,但 2013 年,由于全球经济形势低迷,使得哈国投资风潮降低,为此,哈国总统纳扎尔巴耶夫制定了“光明之路” 计划,旨在为哈国投资坚实基础,尽管面对国际能源低迷形势,哈国总统依然不会减少对涉及社会重要领域的财政支出,尤其是对哈国基建部分的支出,这一系列的政策措施都旨在向投资方表明,哈国对外国投资者的支持,所以从总体而言,对哈投资的前景依然是光明的,但光明的背后,潜藏着的许多风险,则需引起对哈投资方的高度重视。

  3.5.1 政治风险.

  首先,哈国总统纳扎尔巴耶夫,从 1991 年至今,一直担任总统。所以对哈国投资环境的政治风险中,一个现存的很大风险即当纳扎尔巴耶夫时期过去后,哈国国内的政治局势还是否能如现今纳扎尔巴耶夫时期这样的稳定。

  其次,现今哈萨克斯坦在大国博弈间一直持中立态度,因此,这种哪方利好外交就倾向哪方的政策在现今这种稳固的形式下,其实暗藏隐患,尤其从长期来看,这种稳定形式究竟还能稳固多久,无从下定结论,这种现状本身即存在着一定的风险。

  再次,2012 年吉尔吉斯斯坦颜色革命或者 2014 年乌克兰广场运动的事件,其本质与哈国是个多民族国家息息相关,多民族本身即是个优点,又是个不稳定的因素所在,因此从长远看,哈国国内多民族共存这种现状也会为中资企业在哈投资埋下安全隐患。

  最后,哈国政府官员的贪腐现状特别严重,目前最令外国投资者不满的一点是,在哈国招投标时,多数需依靠走后门托关系才能办成事,而且这种趋势慢慢也渗透进了外企内部,同样对外企经营管理造成一定的内部风险。

  3.5.2 政策风险.

  首先,一般而言,政策及法律的稳定是一个国家长治久安的基石,但是在哈境内则正好相反,哈国目前国内不管是税法还是劳动法等,立法及执法方面都显示的较为随意,这对外国投资企业而言,面临着较大的投资风险。

  其次,关税水平高,办事繁琐,效率低下,也是在哈投资企业需要面临的一项重要风险,尤其在通关环节上,需要临时补办许多文件或者信息,往往容易耽误企业的进出口效率,进而影响到企业的发展,尤其对能源企业而言。

  最后,政策执行落地难,虽然前文所述,在制定政策时,哈国总统是向着利于投资者来制定政策的,但是真正落实起来时,由于国家尚未拥有配套的相关服务体系,使得政策落地困难,官员对国家政策了解水平很低等情况,都将提升在哈投资的政策风险。

  3.5.3 经济风险.

  首先,2016 年 2 月 29 日哈国央行批准《关于对哈萨克斯坦境内进行外汇现金交易的准则进行补充和修改的决定》。该项决定颁布使得哈国境内外汇手续进一步繁琐,加大了投资的经济风险。其次,坚戈贬值,从 2015 年 9 月至 2015年 12 月坚戈对美元贬值达到了 30%以上,随着坚戈的持续贬值,已经影响到了外国企业在哈的投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