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言小说的语言风格探析——以《檀香刑》为例

写作帮手 1本页 1060字

四、《檀香刑》的语言风格

  王希杰在《汉语修辞学》中说——语言风格指的是运用语言的各种特点的总和,而不是其中的某一个特点,也不是所运用的某一个语言材料或修辞方式的特点。

  江苏师范大学文学院教授江南评价他说:“莫言在语言上的优势就是天生具有非常好的语言感觉,一是词汇量非常大;二是语言想象非常丰富。”本文以《檀香刑》为例,对这部小说的语言风格进行探讨。

  (一)猫腔

  《檀香刑》共有“凤头部”“猪肚部”“豹尾部”以及“后记”四部分。其中第一、三部分就是从孙眉娘、赵小甲、钱丁、赵甲、孙丙五个人的角度,切说的方式都不一样——眉娘的浪语、诉说,赵甲的狂言、道白,小甲的傻话、放歌,钱丁的恨声、绝唱,孙丙的说戏——非常具有色彩性。

  猫腔是流传在山东高密一带的地方小调,在这部小说中自始至终都贯穿着,莫言在这部小说中用猫腔中不同腔调来表现人物的不同性格——眉娘浪语、诉说分别使用得是猫腔中的大悲调和长调,赵甲狂言、道白分别用走马调和道白与鬼调,小甲傻话、放歌用的娃娃腔,钱丁恨声所用的醉调,知县绝唱的雅调以及孙丙说戏这一章中融合的戏曲,生动形象地表现了人物的性格和身份。例如:

  (62)他收起棍子,亮开了金嗓子,唱道:可恨那误国的金牌十二道,众三军,齐咆哮,滚滚黄河掀怒涛。……最可叹水深火热众父老,最可叹圣主车驾未还朝。北岸的胡尘何时扫,切齿权奸恨难消满怀悲愤向谁告,仰天抱剑发长啸(莫言《檀香刑》P.214)

  (二)插入语

  (63)在大堂外边,余一把抓住了那畜生的手——那畜生的手热如火炭,柔如面团,果然是与众不同——余想把他拉进大堂,装出一副亲热模样,让这畜生有苦难言。(莫言《檀香刑》P.101)

  (64)知县仰望着那张高挂在墙上的曾正文公的照片——文正公老态龙钟、但仍不失威严——软弱无力地说。(莫言《檀香刑》P.322)

  上述两例都运用了插入语,例(64)插入了对刽子手赵甲手的描写,例(65)插入了曾文正公形态的描写,破坏了句子的完整性,但叙述上更生动细致,灵活多变,增加了语言的趣味性。

莫言

  (三)文白相间

  文言文简洁凝练,表现力较强,白话表达较直白,文言文和白话的夹杂使用,增强了语言表达的艺术性。例如:

  (65)钱雄飞,你枪法如神,学识过人,本督赠尔金枪,委尔重任,将尔视为心腹,尔非但不知恩图报,反而想加害本官,是可忍孰不可忍也本督虽然险遭你的毒手,但可惜你的才华,实在是不忍诛之。(莫言《檀香刑》P.230)

  本句将文言文和白话相融合,夹杂使用,却不显紊乱,整句表达别有风味,也很符合时代背景。

  (四)歇后语

  歇后语是中国人民智慧的结晶,黄晟军在编写《中国歇后语库》是对歇后语给出了一个定义:歇后语是满蕴智慧的中国人民大众根据丰富的生活经验创造出来的一种特殊幽默语言品类,是中国式幽默的一个分支。1《檀香刑》这部小说多角度的引用了歇后语,例如:

  (66)俺说,朱八,你这是睁着眼打呼噜,装鼾(憨)呢(莫言《檀香刑》P.014)

  (67) 尔真是老鼠舔弄猫腚眼,大了胆了(莫言《檀香刑》P.044)

  歇后语的引用使小说语言充满幽默,充满了乡间气息。

  (五)俚语

  《檀香刑》的语言还十分口语化,多用乡村语言。例如:

  (68)俺把一个笤帚疙瘩扔下去,老鼠跑了。 (莫言《檀香刑》P.006)

  (69)儿媳也没有给公爹梳头的,让人碰见不是有爬灰嫌疑吗?(莫言《檀香刑》P.016)

  (70)老东西没想到俺会突然地给他行这样大的一个礼,慌了前腿后爪子。(莫言《檀香刑》P.031)

  “笤帚疙瘩”、“公爹”、“爬灰”、“老东西”、“俺”、“前腿后爪子”都带有乡村色彩,生动有趣,与人物身份相符。

(未完,点击下面章节继续查看)

其他章节目录导航:

第1部分《檀香刑》的语言修辞特点分析

第2部分《檀香刑》中辞格的用法情况

第3部分莫言《檀香刑》中的句式修辞

第4部分莫言小说的语言风格探析——以《檀香刑》为例

第5部分莫言小说修辞特征研究结语,参考文献及谢辞

相关文章

上一篇:莫言《檀香刑》中的句式修辞

下一篇:莫言小说修辞特征研究结语,参考文献及谢辞

点击按钮复制手机号

18930620780

将微信二维码保存到相册

打开微信扫一扫从相册识别

1.点击按钮复制QQ号

3008635932

2.打开QQ→添加好友/群

粘贴QQ号,加我为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