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檀香刑》中辞格的用法情况

写作帮手 1本页 6567字

二、《檀香刑》中辞格的用法情况

  陈望道先生依据构造,间或依据作用,将辞格分为四类:材料上的辞格、意境上的辞格、章句上的辞格以及词语上的辞格。本部分依据《修辞学发凡》体系分析《檀香刑》的辞格类型。

  (一)材料上的辞格

  1.比喻

  比喻即通常所说的“打比方”。人们在认识事物中,根据不同事物间类似点的联想,用具体事物来比作要表达的事物,使自己想到表达的事物更加形象具体。在比喻句中,从结构上看,都有本体和喻体。例如:

  (1)突然,俺听到了一声冷笑,就像月黑天从老墓田的黑松林子里传出的夜猫子的叫声,令人心惊胆战。(莫言《檀香刑》P.019)

  例(1)中本体是“冷笑”,“月黑天从老墓田的黑松林子里传出的夜猫子的叫声”是喻体,夜猫子的叫声本就是凄凉的,作者又给这凄凉的叫声设定了“月黑天从老墓田的黑松林子里传出”这样一个场景,更显得这叫声渗人,这样一个比喻,生动形象地表现出赵甲发出的冷笑是如何的恐怖,和赵甲刽子手这样一个职业相照应,令人心惊胆战。

  (2)那畜生,被余两巴掌打得威风扫地,宛如一条夹着尾巴的癞皮狗。但余看得出来,他心里不服气,他心里很不服气哪,那两只深陷在眼眶里的、几乎没有眼白的眼睛,闪烁着碧绿的光芒,如两团燃烧的鬼火。(莫言《檀香刑》P.100)

  例(2)中,“两只闪烁着碧绿的光芒,深陷在眼眶里几乎没有眼白的眼睛”是本体,“两团燃烧的鬼火”是喻体。本体和喻体之间必须要有类似点,但从整体上又必须极其不相同。

  我们会发现,很多比喻句中都会有明显的比喻词,像是“如同”“仿佛”“像……一样”“似”“如”“若”之类,但我们要注意的是,并不是所有含有这些比喻词的句子都是比喻句,例如:

  (3)黑衣人从下巴上垂挂下来蓬松在胸前的那个黑布囊突然跳进了孙丙的眼帘,他感到被这突发事件搞得昏昏沉沉的头脑里开了一条缝隙,一道灵光闪过,知县的形象仿佛从黑衣内蝉蜕而出。恐惧感顿时消逝,心中升腾起仇恨和鄙视。原来是大老爷,他鄙夷地说。黑衣人继续发出冷冷的笑声,并且用手将那蓬松的布囊拖起来抖了抖,似乎是用这个动作来证明孙丙的判断正确无误。(莫言《檀香刑》P.181)

  例(3)中出现了“仿佛”“似乎”两个比喻词,但这并不是比喻句,因为“知县的形象”和“黑衣内的黑布囊”,“将布囊拖起来抖了抖”和“用这个动作来证明孙丙的判断无误”并没有类似点,也就不存在本体和喻体了,这边的“仿佛”和“似乎”只是表示口语中的一个判断,就像我们日常生活中看到某个人,问:“那个人是不是他?”但并不确定是不是自己认识的那个,只能回答说:“好像是。”

  比喻分为明喻、暗喻和借喻三种表现方式,明喻句中有着明显的比喻词,暗喻句中通常用“是”来连接,表现为“甲是乙”,相对明喻隐晦一些。例如:

  (4)她脸上的笑容是玫瑰花瓣,层层瓣瓣瓣瓣层层地往外扩张着。 (莫言《檀香刑》P.090)

  例(4)中,本体是“孙眉娘脸上的笑容”,喻体是“玫瑰花瓣”,作者把孙眉娘脸上的笑容比作玫瑰花瓣,表现出孙眉娘的娇艳。

  (5)钱大老爷昂首挺胸,走在前头,很有雄姿,是个刚从母鸡身上下来的大公鸡。(莫言《檀香刑》P.095)

  例(5)中,本体是“昂首挺胸的钱大老爷”,喻体是“大公鸡”,刚刚扇了赵甲两巴掌以报之前的两次跪拜之辱的钱大老爷,现在的心情想必是舒畅的,就像刚从母鸡身上下来的大公鸡,雄赳赳气昂昂。比喻除了明喻和暗喻,还有一种借喻。借喻相对明喻和暗喻,更显隐晦了,这种修辞只说喻体而省掉本体。例如:

  (6)她花团锦簇,珠翠满头,可惜生了张长长的马脸,白茫茫的一块盐碱地,上面长了两撮瘦草,那是她的眉毛。(莫言《檀香刑》P.021)

  例(6)中,“白茫茫的盐碱地”是指齐家小姐的脸,体现出齐家小姐的皮肤的差。也为下面“长了两撮瘦草”提供了依据。

檀香刑

  2.引用

  常常在写文章的时候,我们会引用别人所讲的话,成语,俗语或者典故来阐明自己的观点,这是修辞手法中的引用。例如:

  (7)人们笑你不知道天高地厚,笑你不知道二三得六。人们会骂你痴心妄想,猴子捞月,竹篮打水,癞蛤蟆想吃天鹅肉。(莫言《檀香刑》P.156)

  例(7)中作者直接连续引用成语,说明了孙眉娘与知县之间的差距与困难,更好地表现出孙眉娘此时内心的绝望。除了直接引用,还有间接引用。例如:

  (8)俺娘说过:皇帝爷官大,但远在天边;县太爷官小,但近在眼前。(莫言《檀香刑》P.093)

  例(8)中引用赵小甲他娘的一句话来说明“天高皇帝远”,借此来劝说告诫赵甲见好就收,不要跟钱丁作对。

  3.衬托

  在表现某一事物时,我们会选用其他相对或相似的事物来说明。例如:

  (9)俺看到,在院子正中,摆着一把油光光的紫红色檀香木嵌金丝太师椅子,一个翘着小辫子的干巴老头,正弯着腰,仔细地用一团丝绵擦拭着椅子上的灰尘。其实那椅子亮堂堂的,能照清人影子,根本就用不着擦拭。(莫言《檀香刑》P.031)

  例(9)中,能照清人的亮堂堂的紫红色檀香木椅子本不用擦拭,但赵甲却在仔细地用丝绵擦拭,反衬出赵甲对这把檀香木椅子的重视以及赵甲自身的不合时宜,装文化人的愚笨。

  4.双关

  日常说话中,常常会出现一句话折射出两种意思的情况,这就是所说的双关。例如:

  (10)余脱口而出:两碗黄酒,一条狗腿。(莫言《檀香刑》P.489)

  例(10)中,掌柜的问钱丁要吃点什么,他想都不想直接回答黄酒跟狗肉。黄酒跟狗肉在这边不仅仅是事物的意思了,更多的是指他对孙眉娘的想念与迷恋以及对之前生活的怀念,对现在生活的厌倦。

  5.仿拟

  陈望道在《修辞学发凡》中是这样来定义仿拟的——为了滑稽嘲弄而故意仿拟特种既成形式的,名叫仿拟格。例如:

  (11)“子民们,尔等回去,在那房前屋后,田边地头,都栽上桃树。子民们啊,‘少管闲事少赶集。多读诗书多种桃’。用不了十年,我高密一县就是‘千树万树桃花红,人民歌舞庆太平’的美好日子”(莫言《檀香刑》P.028)

  例(11)中“千树万树桃花红”是对唐代诗人岑参的《白雪歌送武判官归京》中“千树万树梨花开”的仿造。

  (12)奇怪奇怪真奇怪,天上掉下个公爹来。(莫言《檀香刑》P.028)

  例(12)是对俗语“天上掉下个林妹妹”的仿造。

  (二)意境上的辞格

  1.设问

  写作时,有时候我们会故意提出问题,来强调某部分内容,这种手法在《檀香刑》这部小说中也很常见,例如:

  (13)真龙天子,哪个不是聪明盖世?哪个不是料事如神?咸丰爷更是神奇,他老人家那双龙眼,明察秋毫之末,白天看起来跟常人差不多,但到了夜里嗖嗖地放光,看书写字,根本无须掌灯。(莫言《檀香刑》P.043)

  例(13)中,作者连续用了两个问句,来引起别人的注意和思考,也引出下面对咸丰爷的夸赞,加深别人对这夸赞的认知。

  (14)你去问问那个姓钱的,他见过咸丰爷的龙颜吗?没见过;他连当今光绪爷的龙颜也没见过。他见过当今皇太后的凤面吗?没见过;他连当今皇太后的背影也没见过。(莫言《檀香刑》P.060)

  例(14)采用的是设问的一种——自问自答,这种修辞法往往是答案紧紧跟在问题后面。

  例如:

  (15)容易吗?不容易,实在是不容易。(莫言《檀香刑》P.044)

  例(15)将答案直接跟在问题后面,“容易吗?不容易。”这可以引起别人注意并且自然而然地引出了下文,怎么不容易了。他在刑部当了整整三十年的姥姥,期间尚书、侍郎,走马灯一样的换,就他那个姥姥泰山一样稳当。从这边可以看出,刽子手赵甲对于自己职业的自豪感与成就感。除了自问自答这种提问方式,设问还可以分为反问、提问加反问两种方式。例如:

  (16)余是皇皇两榜进士,堂堂朝廷命官,袁大人,你这样侮辱斯文,难道不怕伤了天下官员的心?(莫言《檀香刑》P.103)

  例(16)中运用了一个反问句“难道不怕伤了天下官员的心?”钱丁的意思是,你这样侮辱斯文,会伤了天下官员的心,最起码“我”被伤到了,表达了钱丁内心的痛苦和忧伤。

  (17)君读书明理,何至于糊涂如此?难道就为了一个卖狗肉的女人吗?(莫言《檀香刑》P.322)

  例(17)中,先是夸赞钱丁读书明理,然后摆出疑问为何糊涂到一直维护孙丙,再以反问作答,加强语气,激起大家的兴趣。

  2.夸张

  为了增强表达效果,偶尔会用夸大的词语来形容事物,例如:

  (18)俺听那些小牢子们说过,死囚牢里的跳蚤伸手就能抓一把;死囚牢里的臭虫,一个个胖成了豌豆粒。(莫言《檀香刑》P.006)

  例(18)中,伸手就能抓一把的跳蚤,胖成豌豆粒的臭虫表现出死囚牢里的环境的恶劣,跳蚤再多,也不会伸手就能抓一把,臭虫再肥,也不会胖成豌豆粒,这种夸大其词的手法就是夸张在原来的基础上,把事物的形象进行扩大甚至超乎想象,将所要表达的事物的本质,所要表达的意思更加明显的表现出来。例如:

  (19)为了防止当天卖不完的肉臭了,小甲竟然把肉挂在他爹屋的梁头上,谁说他傻?谁说他不傻公爹偶尔上一次街,连咬人的恶狗都缩在墙角,呜呜地怪叫。那些传说就更玄了,说俺的公爹用手摸摸街上的大杨树,大杨树一个劲儿地哆嗦,哆嗦得叶子哗哗哗响。(莫言《檀香刑》P.007)

  例(19)中,赵甲屋的梁头能够保鲜肉食,上街连咬人的恶狗都缩在墙角,用手摸杨,杨树都被赵甲懂得哆嗦,这种夸张的说法,更形象的体现出赵甲散发出的凉气是如何的阴冷。

  (20)俺爹在京城见过大世面,砍下的人头用车载用船装。 (莫言《檀香刑》P.062)

  例(20)运用数量上的夸张手法,将赵甲砍下的人头数夸张到要用车载用船装,充分说明了他砍下的人头数之多,也表现出赵小甲对他爹的崇拜。

  (21)钱大老爷的脸色,顿时变得比紫檀木还要深沉。(莫言《檀香刑》P.092)

  例(21)运用较物的夸张手法,紫檀木的颜色本就深,但这时的钱大老爷的脸色较之更加深沉,充分表现出此时钱丁内心的愤怒。

  (22)猪叫成了狗声,狗吠成了猪调;死到临头了,它们还在学戏。(莫言《檀香刑》P.005)

  例(22)运用的是变不可能为可能的夸张手法,猪不可能会叫狗的声音,狗也不会吠出猪的调调,但这边却可能了,体现出孙眉娘此时的烦乱。

  3.感叹

  (23)余是一个没脸没皮没羞没躁的小丑啊,夫人为夫的忍耐力,算得上是天下第一了啊,夫人(莫言《檀香刑》P.104)

  例(23)中,高密县令钱丁用感叹词“啊”表达出了自己此时内心的不满与愤懑愁苦,在当时的情境下,他是孱弱的,“地位低下”,甚至比不上刽子手赵甲,他内心是极度悲怆的,这边的感叹表达了他猛烈的情感,这是感叹中最纯粹普通也是最重要的表现形式,在陈述句后面添加“啊”“呀”“噫”“哉”等感叹词。

  (24)好男儿流血不流泪,是大英雄怎能儿女情长。(莫言《檀香刑》P.433)

  例(24)是设问句式句式的感叹句,没有感叹词而是将感叹的意思寄托在设问句中。

  4.讽刺

  (25)袁大人冷笑道:“连龙椅都拿得动,怎么就拿不动把刀子呢?莫不是太后召见了一次,你真的立地成了佛?”(莫言《檀香刑》P.104)

  例(25)的原语境是:袁世凯让赵甲重操旧业,赵甲推脱说在天津执行之后,手腕得病拿不动刀了,袁世凯听了就说了这么句话,潜台词是:你赵甲能拿得动龙椅威胁钱丁,我让你帮我做事你就推脱,还真当太后召见过你你就有资格在我面前显摆了?体现出袁世凯对赵甲还是瞧不起的。

  5.示现

  陈望道在《修辞学发凡》中对示现这种修辞手法给出的定义是﹕示现是把实际上不见不闻的事物,说得如见如闻的辞格。例如:

  (26)俺看到,他举起鬼头刀,对着俺爹的后颈窝砍去,俺爹的头,在大街上滴溜滴溜地滚动着,一群小孩子跟在后边用脚踢它。(莫言《檀香刑》P.007)

  例(26)实际上是孙眉娘的一个想象,小说在这边把一个想象中的场景说得好像真的在眼前一般,这是悬想的示现。示现还有追述的示现和预言的示现两类。例如:

  (27)猫死之后,祖师爷走路的姿势、说话的腔调都摹仿着那只猫,好像猫的灵魂已经进入了他的身体,他与猫已经融为一体。连他的眼睛都渐渐地发生了变化:白天眯成一条缝,夜晚在黑暗中闪闪发光。(莫言《檀香刑》P.427)

  例(27)说的是过去的事情,但好像还在眼前一样,这种手法称作追述的示现。

  (28)周聋子想不到,七天之后他去处死俺爹的刑场听猫腔,被德国鬼子用毛瑟枪打破了肚子,那些花花肠子,鳝鱼一样钻出来。(莫言《檀香刑》P.011)

  例(28)说的是七天之后的场景,把七天之后周聋子的死状说得好像已经看到了一样,这种修辞手法就是预言的示现。

  6.呼告

  在这部小说中,还出现撇开对话的人而直接与人或物来对话的表达方式,例如:

  (29)“我的亲亲……我的心肝……我快要把你想死了……你行行好……可怜可怜我吧…知县好比仙桃样,长得实在强看你一眼就爱上,三生也难忘。馋得心痒痒。好果子偏偏长在高枝上,还在那叶里藏。小奴家干瞪着眼儿往上望,日夜把你想。单相思捞不着把味尝,口水三尺长。啥时节搂着树干死劲儿晃,摇不下桃来俺就把树上……”(莫言《檀香刑》P.156)

  例(29)中,“我的亲亲”“我的心肝”“你”都是指钱丁,这里撇开对话的人而直接与人或物来对话,这种修辞手法就是呼告,呼告可以分为比拟呼告和示现呼告两类。例如:

  (30)鸟儿啊,我就是你啊,你就是他,让他知道我的心,也就是知道了你的心,让我们心心相印吧鸟儿,把你们的幸福分一点儿给我吧,就一点点,我不敢贪心,就一点点,一丁点啊,鸟儿,可怜可怜我这个被爱烧焦了心的女人吧……”(莫言《檀香刑》P.161)

  例(30)中把鸟儿拟作人来直接进行对话,这边的“你”“你们”都是指鸟儿,像这种就是比拟呼告。

  (31)钱丁啊,钱丁,钱大老爷,我的冤家,你什么时候才能知道,有一个女人,为了你夜不能寐。你什么时候才能知道,有一个如熟透了的水蜜桃子一样的身体等待着你来消受……(莫言《檀香刑》P.164)

  例(31)是孙眉娘与钱丁的直接对话,句中,“我的冤家”“你”都是指不在眼前的钱丁,像这种就是示现呼告。

  7.对比

  有时候,我们会把互相对立的事物放在一起作比较,使好的显得更好,差的显得更差,这种手法就是我们说的对比。例如:

  (32)大老爷,按豁出去一个比苏州府的绸缎还要滑溜、比关东糖瓜还要甜蜜的身子尽着您耍风流,让您得了多少次道,让您成了多少次仙,您为什么就不能放俺爹一马?(莫言《檀香刑》P.008)

  例(32)中,作者把孙眉娘的身子和“苏州府的绸缎”、“关东糖瓜”进行对比绸缎自身本就滑溜,关东糖瓜本身也很甜,但孙眉娘却比这绸缎更滑溜比关东糖瓜更甜,体现出孙眉娘的柔媚。

  (33)知县患病不起的消息传进孙眉娘的耳朵,她心急如焚,废寝忘食,甚至比听到继母与弟妹遇害的消息还要难过。(莫言《檀香刑》P.301)

  例(33)中,作者将孙眉娘在听到“知县患病不起”和“继母与弟妹遇害”这两个消息后的难过程度进行对比,表现出孙眉娘对知县的情深意重,也就反衬出她与继母弟妹之间的亲情的淡薄。

檀香刑

  (三)章句上的辞格

  1.排比

  排比是用一连串结构一致,意义相关,语气一致的语句来表达思想感情,阐明道理,说明事物的修辞手法,一般是用三个或三个以上的语句来构成排比句,这些句子之间要有共同的词语存在。例如:

  (34)但你毕竟是俺的爹,没有天就没有地,没有蛋就没有鸡,没有情就没有戏,没有你就没有俺,衣裳破了可以换,但爹只有一个没法换。(莫言《檀香刑》P.012)

  例(34)中,作者连续用四个“没有……就没有……”构成了一组排比句,这四句结构一致,语气一致,天与地是相互存在的,鸡是蛋孵出来的,戏根据情而生,如果没有父母,儿女也就不存在,所以从意义上也是相关的。整齐匀称的排比句有助于集中说理,充分表达思想感情。例如:

  (35)你为什么要跟那些德国鬼子串通一气,抓了俺的亲爹,烧了俺的村庄,早知道你是这样一个无情无义的东西,俺的黄酒还不如倒进尿罐里,俺的狗肉还不如填到猪圈里,俺的戏还不如唱给墙听,俺的身子,还不如让一条狗弄去……(莫言《檀香刑》P.008)

  例(35)中,整齐匀称的四个句子构成的排比,强烈说明了孙眉娘内心的懊恼以及她对钱丁串通德国鬼子抓她亲爹烧她村子的埋怨。潘嘉静的《汉语修辞常识》中,将排比句分成单句成分的排比和复句中分句的排比两类。例如:

  (36)俗话说水满则流,月满则亏,人欢没好事,狗欢抢屎吃,俺在秋千架上出大风头时,俺的个亲爹孙丙,领导着东北乡的老百姓,扛着锨、镢、二齿钩子,举着扁担、木叉、掏灰耙,包围了德国人的铁路窝棚。(莫言《檀香刑》P.025)

  例(36)中,是用“锨”“镢”“二尺钩子”“扁担”“木叉”“掏灰耙”这几个宾语进行排比。

  (37)越荡越高,越荡越快,越荡越陡峭,越荡越有力气,越荡动静越大,嘎啦啦,嘎啦啦,嘎啦啦……绷紧的绳索呼呼地带着风,横杆上的铁环发出吓人的响声。(莫言《檀香刑》P.023)

  例(37)中,适用几个补语组成的排比,展现秋千荡起的状态,表示出孙眉娘此时内心的轻松愉悦。

  (38)他擦擦嘴巴和胡子上的赃物,刚想说点儿什么表示歉意,就听到在大堂两侧比较阴暗的地方,突然响起了低沉的、整齐的、训练有素的“呜——喂——”之声。(莫言《檀香刑》P.133)

  例(38)是几个定语构成的一组排比,展现了公堂上的肃穆。

  (39)爹,你这个老不正经的,你扔了四十数五十的人了,不好好地带着你的猫腔班子,走街串巷,唱那些帝王将相,扮那些才子佳人,骗那些痴男怨女,赚那些大钱小钱,吃那些死猫烂狗,喝那些白酒黄酒,吃饱了喝足了,去找你那些狐朋狗友,爬冷墙头,睡热炕头,想你的大福小福,度你的神仙岁月……(莫言《檀香刑》P.009)

  例(39)中,是用几个并列句进行排比。

  2.层递

  层递是把一连串的句子按照语意的深浅,轻重,高低,大小的顺序渐变排列,例如:

  (40)好东西要先给爹,俺是个孝顺的儿子。高密县最孝顺的儿子,莱州府最孝顺的儿子,山东省最孝顺的儿子,大清国最孝顺的儿子,咪呜咪呜。(莫言《檀香刑》P.446)

  例(40)中,作者按照地理上从小到大的关系排列,高密县——莱州府——山东省——大清朝,地理上层层递进来加深读者对“赵小甲是个孝顺的儿子”的印象。

  3.跳脱

  关于跳脱这种修辞手法,陈望道先生在《修辞学发凡》中给出了定义:语言因为特殊的情境,例如心思的急转,事象的突出等等,有时半路断了语路的,名叫跳脱。例如:

  (41)袁大人道:“这是你的拿手好戏嘛,你在天津办钱雄飞时,用的就是凌迟;凌迟是不错,但还是死得快了点儿——”(莫言《檀香刑》P.106)

  例(41)中,袁世凯话说到一半,突然顿住了,并且对高密县令钱丁意味深长地点了点头,原因在下文,是因为他知道钱雄飞跟钱丁是堂兄弟而中断了下面可能会说的话,像这种修辞手法就是跳脱。例如:

  (42)“钱年兄,”知府的脸上,又出现亲切关怀的表情,他用一种类似于语重心长的强调说,“你我同食国家俸禄,同受皇太后、皇上隆恩,应该尽心办事,方能对得起自己的良心;倘若为了一己私情,徇私枉法,玩忽职守,那可就……”(莫言《檀香刑》P.298)

  例(42)中,“那可就……”是知府对钱丁的提醒,使用急收的修辞手法,话到这里突然停住,语未尽而意无穷,这也是跳脱的一种。

  (43)“你是满腹经纶还是满腹秕糠,俺并不在意。但俺很想知道,你在日本,都学了些什么?”“步兵操典、射击教范、野外勤务、战术学、兵器学、筑城学、地形学……”“你会不会使枪?”袁世凯突然地打断了他的话,挺直了身体问。(莫言《檀香刑》P.272)

  例(43)是袁世凯和钱雄飞的一段对话,对话一开始,袁世凯问的是钱雄飞在日本学了些什么,当钱雄飞将他所学到的一一列举时,袁世凯突然打断他,问会不会使枪,这种突然插进别的话,中途改变话题的修辞就是跳脱中的另一种——突接。

  (44)果然,他笑眯眯地盯着余——他的脸上笑容可掬,可那目光好似蝎钩蜂刺——仿佛突然忆起似的问:“高密县,听说那行刺本官的钱雄飞是你的堂兄弟?”(莫言《檀香刑》P.106)

  例(44)中是注释性插话,“他的脸上笑容可掬,可那目光好似蝎钩蜂刺”是对袁世凯笑眯眯的解释,并没有改变话题。

  4.重复

  重复是将同一词、语、句子反复出现来表达自己的强烈的感情一种修辞手法,有时候也有着强调的作用。例如:

  (45)“谢谢老爷,谢谢老爷,谢谢老爷……”(莫言《檀香刑》P.031)

  例(45)中,连续三个“谢谢老爷”反复出现,表现出车夫对于赵甲的大方的欣喜。

  (46)看看看,看看人家那桃花脸蛋柳条腰,螳螂脖子仙鹤腿(莫言《檀香刑》P.021)

  例(46)中连续三个“看”叠在一起,集中了大家的注意力。例(45)和例(46)是直接重复,还有一种为间接重复,例如:

  (47)有孙丙,不平凡,曹州学来了义和拳。搬来了孙猪两大仙,扒铁路,杀汉奸,驱逐洋鬼保平安。晚上演习义和拳,地点就在桥头边。男女老幼都去看,人人都学义和拳。学了义和拳,枪刀不入体,益寿又延年。学了义和拳,四海皆兄弟,吃饭不要钱。学了义和拳,皇上要招安,一旦招了安,个个做大官。(莫言《檀香刑》P.211)

  例(47)中,每句中重复“学了义和拳”,这是一种宣传手法,反复强调学习义和拳的好处的同时吸引群众的注意力。

  5.顶真

  陈望道《修辞学发凡》指出:顶真是用前一句的结尾来做后一句的起头,使邻接的句子头尾蝉联而有上递下接趣味的一种措辞法。1例如:

  (48)金钟罩,铁布衫,统统归属义和拳。义和拳,顶着天,喝下灵符成铁仙。铁仙坐在铁莲台,铁头铁腰铁壁寨,挡住枪炮不能来……(莫言《檀香刑》P.216)

  例(48)中,“义和拳”和“铁仙”连接的前后三句,使这三句语气顺达,表现出严密地思维逻辑。这是词语上的顶真,另一类是句子的顶真。例如:

  (49)俺的气哧啦一下就泄了,乖乖地转到他的背后,梳理他那些狗毛。梳理他那些狗毛,俺不由得想起了俺干爹那油光光滑溜溜散发着香气的漆黑的好头发。(莫言《檀香刑》P.018)

  例(49)中,“梳理他那些狗毛”一句,紧密连接前后两句,是前后两句语气连贯。

  (四)词语上的辞格

  1.省略

  陈望道《修辞学发凡》一书中,对省略给出解释:话中把可以省略的语句省略了的,名叫省略辞。2例如:

  (50)“多嘴”夫人阴沉地说,“此时不许让老爷知道,如果你胆敢给老爷透信……”(莫言《檀香刑》P.301)

  例(50)中把透信内容省略,简单明了。

  2.镶嵌

  《檀香刑》这部小说中,作者还运用了镶嵌这种修辞手法,例如:

  (51)尿臊屁臭馊饭味儿,直扑俺的脑瓜子,熏得俺想呕想吐。(莫言《檀香刑》P.012)

  例(51)中“呕吐”一词嵌入两个“想”字,使语言更显郑重,引起读者注意力,这种手法即为镶嵌。

(未完,点击下面章节继续查看)

相关文章

上一篇:《檀香刑》的语言修辞特点分析

下一篇:莫言《檀香刑》中的句式修辞

点击按钮复制手机号

18930620780

将微信二维码保存到相册

打开微信扫一扫从相册识别

1.点击按钮复制QQ号

3008635932

2.打开QQ→添加好友/群

粘贴QQ号,加我为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