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CN论文网,主要提供代写硕士论文服务,以及了解代写硕士论文多少钱。网站地图

硕博执笔写作,后期辅助答辩

与国内800多家优秀期刊社合作

论文写作发表咨询热线18930620780
您当前的位置:CN论文网 > 公共管理硕士论文公共管理硕士论文

中美高校法律援助规制及其比较

发布时间:2019-03-15
本篇论文快速导航:
第二章:形式实验与传统叙事方式
第三章:中美高校法律援助规制及其比较

  第 3 章 中美高校法律援助制度及其比较

  据统计,全世界 140 多个国家和地区的法律及众多的国际条约将法律援助制度确立为维护公民基本人权实现社会公平正义的一项重要法律制度。目前,世界各国普遍实行的法律援助制度主要有四种管理模式:一、政府直接管理。如中国大陆、加拿大部分地区。二、独立的委员会或协会管理。这种独立机构的成员主要由执业律师、政府人员、普通民众等组成,是实行最广泛的模式。三、律师协会管理。采用此种模式的地区的法律援助制度较为健全,法律援助保障经费通常比较充足,在加拿大的安大略省和新不伦瑞克省实行。四、法院管理。在美国部分地区和英格兰法院会根据案情和当事人自身情况指派律师办理法律援助事务。相应的,存在着四种法律援助运行模式:专职律师模式、私人律师模式、混合模式(政府法律援助和民间法律援助并存)、合同制模式(采用政府与民间法援力量签订合同购买法律服务的方式)。①美国是全世界在高等院校开展法律援助工作时间最早,也是效果最显着的国家。1997 的时候,127 所由美国律师协会所认可的法学院中有超过 90%的法学院在其 J.D.学位教学方中开设了法律援助的相关课程——诊所法律教育(clinical legaleducation)。

  ②诊所法律教育是美国在 20 世纪兴起的一种新型法学教育方式,其灵感来自于医学院的临床医学诊所式教学模式。这种模式能够让法科生同临床医学的学生一样在教师的指导下与受援对象交流法律问题解答法律疑惑,通过代理真实的法律援助案件,亲自参与到整个法律纠纷的诉讼过程中,达到维护困难群众合法权益与提高学生自身法律应用能力的目的。目前,我国高校开设的诊所法律教育由 2000年从美国传入中国。法律诊所是“legal clinic”的直接翻译符合美国的用语习惯但并不符合中国语境和含蓄的表达方式。实际上,美国的法律诊所在中国语境下完全可以理解为在各高校普遍设立的“法律援助中心”,我们只是为了避免用语冲突和普通民众理解上的困惑,在书面用语上仍然称其为“法律诊所”。③为了不至于引起普通读者对“legal clinic”的迷惑,后文我们仍将其翻译为“法律诊所”。中美两国高校开展的法律援助工作均是为了向社会弱势群体提供免费法律服务,但其工作模式各有侧重。

  3.1 美国高校法律援助制度。

  1929 年,美国第一个开设在高等院校的法律诊所在南加利福尼亚大学成立,到1951 年的时候在美国各高校普遍开设的法律诊所已经成为美国民事法律援助六大机构之一。①《美国律师协会关于法学院的批准标准》2302 条 e 款明确规定:法学院应该积极鼓励并努力提供法科生参加公益性法律援助服务活动的机会。在美国很多州为了支持高校开展法律援助工作出台了内容大致相同的学生实践规则。

  (1)参与主体与组织机构。

  美国对诊所学生的主体适格问题在蒙大拿州学生实践规则中有了明确规定:该学生需是法学院(需经过美国律师协会认可)正式录取;完成最低限度的法律专业课程的学习;不得向受援对象收取报酬或要求补偿(律师或所在学院可根据实际情况提供补助);要想作为实习生接受培训需要具备优良的品质和适当的法律能力且经过诊所主任的批准;进入到诊所实习还需要大量阅读并严格遵守律师职业道德规范和其他方面的法律规定,更重要的是还得遵守所在学院自行制定的相关准则,所有这些都必须以书面方式作保证;如果出庭参与诉讼需由执业律师向法庭介绍诊所学生情况。对受援案件当事人的申请高校法律援助的条件也作了具体要求。《密苏里州法院规则》②规定:受援对象必须是贫困的或者由美国律师协会认可的民众,法律诊所的学生可以在本州的任何法院代表受援对象出庭参加诉讼(除了有受援对象的书面授权外还需要经过诊所指导教师的书面同意);如果受援对象根据法律可以获得指派律师时,监督律师必须出庭并对诊所学生在庭审中的一切行为承担完全责任;诊所学生提交的诉讼材料需要与指导教师共同签署才能被法庭视为有效。
 

中美高校法律援助规制及其比较
 

  对于美国的法律诊所,各个法学院一般都设立专门的组织机构(名称可能并不统一)。美国哥伦比亚大学的法律诊所项目下设一个名叫“公益法律中心”的机构作为其办事机构。“公益法律中心”经常邀请各领域的专家、学者举办研讨会、讲座等各种形式探讨有关公益的法律问题,有时还接待学校所在社区公益人士的非正式来访。当然,该中心的主要服务对象还是关心公益的在校学生。为了保证哥伦比亚大学本校法科生的就业,该中心与校内其他公益组织和所在社区建立联系,在该中心宣传栏开设“公益讲坛”栏目面向整个社区及时宣传公益事件,有时也刊登有关律师和学生参与公益性法律服务的文章。“法律援助局”是哈佛大学法学院学生参与法律援助工作的领导机构,该机构由 9 名学生组成的董事会负责其正常的行政管理及其他活动的开展(具体负责听取、采纳有关援助组织的组织机构、运行等建议)。

  (2)资金筹集方式。

  美国高校法律援助组织的经费来源具有多样性,这也为学生开展法律援助工作打下了坚实的物资基础。具体有:(1)学校的拨款和校友的捐款。(2)本校内与法律援助相关的其他课题项目的资助。(3)慈善机构的捐赠。比如,伯克利大学法学院的法律诊所就得到“KORET”基金会的支持。(4)来自于“法律服务公司”的资助。该组织是一个政府性的法律服务机构,由美国国会在 1974 年建立,主要为因经济困难而难以承受诉讼费的人员提供法律帮助,该组织资助了美国大部分的法律诊所项目。①此外,美国高校还可以成立经济实体进行创收。比如,1976 年,芝加哥肯特法学院通过开设芝加哥肯特律师事务所为诊所教育增添了一个新的资金来源渠道——全国首个收费的高校法律诊所。目前,这家诊所现在雇用了九名专职律师,每年处理 1000 多起案件。

  (3)援助模式。

  美国高校的法律诊所的设置一般都与学校教学的开展相配套。诊所学生参与法律援助工作的时间消耗是可以折抵学分的,有的学校还将参与此类公益法律服务作为取得毕业证的前提条件。美国哥伦比亚大学法学院要求法科生需要在毕业前完成40 个小时的公益法律援助服务。学院还鼓励那些刚入学的大学生和已经完成 40 个小时公益法律援助服务的学生继续开展志愿性的法律服务。同样,宾夕法尼亚大学法学院也将法科生提供 70 个小时的法律援助服务作为毕业的前提条件之一。这种一边学习法学理论知识,一边实际参与法律援助工作正是美国法律诊所教育的鲜明特点。

  美国法律诊所的首要功能还是法学教育为主,但这里的法学教育强调的是实践性法学教育,在法律诊所的系统性法律实践的学习是较好完成对外法律援助服务的基础,出色的维护受援对象的合法权益才是诊所教育的根本目的,法律诊所为此提供了一个法学理论联系社会实际的完美平台。

  美国的法律诊所教育坚持以学生为本位。诊所参与者为指导教师、执业律师、学生,由教师和律师负责全程指导学生的援助工作。参与诊所的学生来自法学院的各年级,法律诊所根据他们各自所属的“金字塔”的层级决定他们各自所要参与的援助项目,使不同年级的学生都能参与到法律援助中来,提高他们的法律实践能力。

  诊所为金字塔底端的一年级学生开设的执业课程,要求他们必须全部参加。第二层级开设一些诸如刑事诉讼、民事诉讼、证据收集等实践技巧课程以提供他们的实务能力。最高层级的高年级学生可以像临床医学的实习生一样在诊所值班室接待来访者的法律咨询,还能够与执业律师商讨法律援助案件具体办案流程。

  特别需要强调的是美国开展法律援助的高等法学院系对学生实践指南和保密性也作出了具体要求。诊所学生在接受代理前需要向受援对象明确介绍自己的身份;诊所学生可以在指导教师不在场的情况下自行准备诉状、答辩状等诉讼文件;在解答法律咨询前通常要和指导教师商议;诊所学生参加庭审必须全称参与并对其办理法律援助案件的质量担责(诊所一年级学生在满足《高等法院学生实习条例手册》第 71 项要求并得到法学院系主任签发的资格证后也可以在康涅狄格州出庭参加诉讼);学生办理案件必须勤勉尽责严格遵循最高法律职业标准;所代理事项不能超出授权范围;诚实守信,不能做虚假诉讼或向法庭隐瞒案件情况;学生在诊所实习期间不得向同案代理人及指导教师以外的任何人透漏案件任何情况;不得将案卷私自带出诊所办公区(除非得到指导教师书面同意);学生在工作期间应穿着得体展现法律人的精神风貌。

  3.2 中国高校法律援助制度。

  我国第一家在高等院校设立的高校法律援助组织——武汉大学社会弱者权利保护中心设立以来,我国高校法律援助事业蓬勃发展。

  (1)参与主体与组织机构。

  目前,我国各高校设立的法律援助组织的参与人员和内部组织结构千差万别,根据不同的分类标准主要有以下几类组织架构。根据设立主体的不同可以分为:第一,教师主导的高校法律援助机构。该类型法援机构大多是高等法学院为了适应法学教学改革而自上而下进行的实践教学方式的革新。第二,学生主导成立的高校法律援助机构。该类机构在本质上属于学生社团组织,类似于学生会、志愿者协会等由学校团委管理的学生自治组织。第三,由各级政府法律援助中心在高校设立的法律援助工作站。这类机构直接隶属于政府法律援助中心,遵循司法行政部门的各项工作流程,有充足的经费保障是我国高校法援组织采用较多的组织架构。吉林大学法律援助工作站、北京林业大学法律援助工作站等采用此模式。根据援助内容的不同可以分为:第一,专门类型的法律援助机构。该类型法律援助机构的典型代表是北京大学的“妇女法律研究与服务中心”,它是专门面向妇女权益保护的法援机构。第二,综合类型的法律援助机构。该类型法律援助机构的典型代表是中南财经政法大学的“法律援助与保护中心”。

  (2)资金筹集方式。

  我国高校法律援助机构的经费除部分高校得到诸如基金会等社会捐助外,大部分是依靠司法行政部门和所在高校的资金支持。缺乏资金支持的高校法律援助工作就如无源之水、无本之木。笔者通过调研发现,在我国已经开展高校法律援助工作的法援组织绝大部分都没有得到任何资金支持,这也是制约高校法援工作进一步发展的重要因素。对于这一问题,笔者将在下一章节中详细论述。

  (3)援助模式。

  我国高校法律援助组织的案源基本来自于三个途径:第一,各级政府法律援助中心指派过来的案件。这类案件已经过政府法援中心的经济困难标准审核便于高校法援组织节省审查成本。此外,这类案件最大的特点是案情较为简单,法律关系较为明确,诉讼风险较小能够较好适应高校法援组织的办案和教学需求。第二,其他诸如残联、妇联等社会团体转送的案件。通常这类案件的专业型较强,高校法援组织在代理诉讼过程中与残联、妇联这类“准政府机构”合作,一般可以扩大知名度取得良好的法律与社会效果。第三,高校法援组织自行受理的困难群众的法律援助案件。随着高校法援工作在社会上知名度的提高,高校周边越来越多的困难群众主动向高校法援组织求助,这也表明我国高校法援组织得到了越来越多广大人民群众的认可。我国高校法律援助组织在法律实践与教学方式方面一般参考美国法律诊所的援助模式,但也有自身特色。高校法律援助组织通常可以接待当事人、提供法律咨询、代写诉讼文书、民事诉讼代理、行政诉讼代理、刑事辩护、公证事务办理、非诉业务等,但是由于我国有关学生参与庭审的相关立法保障缺失,目前高校法律援助主要停留在法律咨询、代写诉讼文书等一些简单法律事务上,限制了高校法援事业的发展和壮大。高校法律援助组织依托高校人力资源丰富与政府法律援助中心相比具有自身的灵活性,可以扩大法律援助范围,放宽经济困难审查标准让更多的困难群众在法律服务中受益。

  3.3 中美高校法律援助制度的比较。

  3.3.1 实施主体与组织机构的比较。

  美国高校法律援助机构通常由学生、指导教师、执业律师三方组成,学生是办案主力,指导教师和执业律师更多的是辅助与把关者的角色。学生满足一定条件可以和执业律师一样参加法庭审理。高校法学院教师针对不同年级的学生进行不同的课程培训,以便他们更好的适应援助工作。我国高校法律机构通常也是由以上三方人员构成,但我国高校法援办案主力是教师,学生由于缺乏相应的执业资格,大多从事事务性的辅助工作。至于内部的人员培训更是缺乏系统性,只有在部分开设法律诊所课程的高校,参与法律援助的学生才能得到一定程度的培训。缺乏专业的、常设的指导教师也是制约我国高校法援进一步发展的原因。美国高校法律援助组织通常都有专门的管理机构,比如美国哈佛大学法学院的“法律援助局”。我国高校法援组织能有属于自己的独立办公机构已经十分难得。

  3.3.2 资金筹集方式的比较。

  美国高校法援组织的资金主要来自:学校的拨款和校友的捐款;本校内与法律援助相关的其他课题项目的资助;慈善机构的捐赠;“法律服务公司”的资助。我国高校法律援助组织目前还无法得到国家的经费支持,部分法律援助开展较好的高校可以获得律师事务所、国外基金会等捐赠,还可以从高校实践教学经费中获得部分支持,但总体来看资金缺乏是制约我国高校法律援助工作进一步发展的又一重要因素。

  3.3.3 援助模式的比较。

  美国高校法律援助的开展是与法学教学紧密结合的,诊所法律教育既是法律援助实践项目又是法学教学方式。它的最大优势是使学生在有实践经验的教师指导下通过自身参与整个法庭诉讼过程,在实践中培养学生的法律执业能力和法律职业道德,以便学生更快的走向社会。①甚至部分高校如宾夕法尼亚大学法学院将法科生提供 70 个小时的法律援助服务作为毕业的前提条件之一,可见美国的法律诊所教育发展程度之高。我国法学教育长期重视理论教学,更多的采取案例教学、课堂讲授等传统法学教育方式,实践性不足。虽说我国高校诊所教学和法律援助模式的出现为改变传统法学教育带来了希望,但由于种种原因我国高校法律援助组织的学生只能参与到提供法律咨询、代写法律文书等环节尚不能参与到诉讼的全过程。现有的模拟法庭教学、案例研讨更多的是流于形式,诊所教学更多的也是坐在教室里“纸上谈兵”,导致我国法学毕业生由于缺乏必要的法律实践能力连续多年就业率亮红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