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CN论文网,主要提供代写硕士论文服务,以及了解代写硕士论文多少钱。网站地图

硕博执笔写作,后期辅助答辩

与国内800多家优秀期刊社合作

论文写作发表咨询热线18930620780
您当前的位置:CN论文网 > 工程硕士论文工程硕士论文

个人背景对大学生创业意愿的影响

发布时间:2019-03-11

  3 X 学院高职大学生创业意愿影响因素的分析

  从创业意愿影响因素的理论模型中,可以归纳出,影响大学生创业意愿的有不同的因素,通过本文的 细心归纳和总结,我们可以得知,这些模型都是从个体和环境两个方面来分析创业意愿因素的。其中个体层面主要是从个体背景、个人特质、创业自我效能因素,环境层面主要集中在社会、家庭、高校的创业环境。

  3.1 个人背景因素对 X 学院大学生创业意愿的影响。

  3.1.1 性别对 X 学院大学生创业意愿的影响。
 

个人背景对大学生创业意愿的影响
 

  对男女生在创业意愿上的得分均值对比分析,来探析创业意愿在男女性别因素上的差异,表 3.1 是 X 学院高职大学生创业意愿在性别因素差异上的统计分析结果,从表中可得知,在总体样本中,男生有 200 人,女生有 213 人,女大学生人数多于男大学生的人数;男生在创业意愿的得分均值是 12.4,女生在创业意愿上的平均得分是 11.6,男生在创业意愿的得分均值要大于女生。由此可以看出,创业意愿在男女性别因素上存在一定的差异,男女不同性别对 X 学院高职大学生创业意愿会产生影响,X 学院男生的创业意愿水平要高于 X 学院女生的创业意愿水平。

  

  为了检验创业意愿在男女性别因素上的差异是否具有显着性,以及男女性别因素对 X 学院高职大学生创业意愿影响的显着程度,本文采用 SPSS18 软件对创业意愿在性别因素上的差异作均值的独立样本 t 检验,检验分析结果如表 3.2所示。在方差方程的 Levene 检验中,男女生创业意愿水平上的 F 检验的显着水平是 0.05,大于 0.05,可以得知男女大学生这两个样本在创业意愿得分均值的方差相等;从均值方差的 t 检验的结果中可以得出,创业意愿性别差异的 t 检验的显着性水平是 0.003,小于 0.05,创业意愿在男女性别因素上存在显着差异,男女性别因素对 X 学院高职大学生创业意愿有显着影响,X 学院高职男女大学生在创业意愿水平上存在显着差异,X 学院高职男大学生的创业意愿要显着高于 X学院高职女大学生。

  

  3.1.2 专业对 X 学院大学生创业意愿的影响。

  对不同专业的大学生创业意愿进行描述性统计分析,结果如表 3.3 所示,理学类和工学类专业的大学生数量最多,分别是 181 人和 126 人。X 学院不同专业类型的大学生在创业意愿上的平均得分是 11.95,在所有专业中,管理学类大学生在创业意愿平均得分最低,是 11.41,经济学专业的学生在创业意愿平均得分最高是 12. 5,管理学类大学生在创业意愿平均得分是 11.41;由此可知,经济学专业的学生比其他专业的学生更倾向于从事创业行为,不同专业的大学生从事创业行为的可能性不同;创业意愿在专业因素上存在差异,不同专业因素对创业意愿产生影响,但是不同专业样本在创业意愿之间的差异是否显着,要对多样本进行进一步的单因素方差分析。

  

  在进行单因素方差分析时之前要先进行方差同质性检验,检验结果如表 3. 4所示,创业意愿的均值方差齐性检验的显着水平是 0.34,大于 0. 05,可以得出不同专业的大学生创业意愿的均值方差是同质性的,可以进行方差分析。

  

  通过SPSS18进行创业意愿的专业差异的单因素方差分析,分析结果如表3.5所示,从表可得知,不同专业的大学生创业意愿的 F 检验不明显,检验的显着性水平是 0.154,大于 0.05,不同专业的 X 学院高职大学生创业意愿有一定的差异,但是差异性不显着,不同专业因素对 X 学院高职大学生创业意愿的影响不显着。

  

  3.1.3 年级对 X 学院大学生创业意愿的影响。

  表3.6是对不同年级的X学院高职大学生创业意愿差异进行统计分析的结果,可以看出,不同年级的调查样本数量不同,一年级的调查样本最多,是 183 人,其次是二年级的大学生样本,数量是 147 人,三年级的调查样本是 83 人。从数据中,可以看出,不同的年级的 X 学院大学生创业意愿的均值存在一定的差异,一年级学生的创业意愿均值是 12.32,二年级学生创业意愿均值是 12.04。研究发现,一年级学生与其他年级相比,其创业意愿水平最高,三年级学生的创业意愿最低,即一年级的学生更倾向于从事创业行为,三年级学生最不乐意从事创业行为,这可能与一年级的大学生刚进入高校,具有“出生牛犊不怕虎”勇气,更倾向于从事具有一定风险性的创业行为。不同年级的大学生在创业意愿均值得分上存在一定的差异,不同年级因素对 X 学院大学生创业意愿产生一定的影响,但是要分析不同年级大学生创业意愿的差异是否显着以及年级因素对创业意愿的影响是否显着,要对进行单因素方差分析。

  在对创业意愿的年级差异进行单因素方差分析之前,应该考虑不同年级的 X学院高职大学生创业意愿的方差是否具有同质性,只有不同年级的 X 学院高职大学生创业意愿的方差具有同质性,才能进行单因素方差分析。对不同年级的大学生创业意愿均值的方差进行同质性的检验的结果如表 3.7 所示,从表中可以看出,方差同质性检验的显着性水平是 0.088,大于 0.05,不同年级的大学生创业意愿均值的方差具有同质性,可以进行方差分析。

  

  3.1.4 不同经济发展地区对 X 学院大学生创业意愿的影响。

  表 3.8 是陕西省不同经济发展地区的大学生创业意愿差异的基本统计描述,从表中可以看出,调查样本中来自陕西省经济相对发达的地区人数是 197,来自陕西省经济相对落后的地区的大学生是 216 人,其创业意愿的得分均值,分别是11.32,11.37,来自陕西省经济发达地区的大学省创业意愿和来自经济落后地区的大学生创业意愿存在一定的差异,经济发达地区的大学生创业意愿要比落后地区经济的大学生创业意愿要弱,来自经济发展落后的地区的创业意愿要强,两样本的创业意愿得分均值的差异是否显着,需要进行下一步的分析和研究。

  

  由于只需要对来自经济发达与落后地区两个样本的创业意愿均值进行比较研究,所以本研究采用独立两样本的 t 检验分析,检验分析结果如表 3.9 所示,其中 Levene 方差同质性检验的显着性水平是 0.38,大于 0.05,两个样本的均值方差具有同质性;t 检验的显着水平是 0.94,大于 0.05,两样本在创业意愿的均值得分上不存在显着差异,可以认为来自不同经济发展地区(经济发达、经济落后)的大学生的创业意愿不存在显着差异。

  

  3.1.5 家庭生活区域对 X 学院大学生创业意愿的影响。

  表 3.10 是来自不同家庭生活区域的 X 学院高职大学生在创业意愿得分均值的差异性的基本描述,可以看出,来自农村的大学生是 161 人,来自城镇的大学生是 109 人,来自城市的大学生是 143 人,来自农村地区的大学生创业意愿均值最高,是 12. 11,来自城镇地区的大学生创业意愿均值最低,是 11. 52,来自城市地区的大学生创业意愿均值是 11. 97,X 学院农村地区的大学生创业意愿最强,更倾向于从事创业行为,X 学院不同家庭生活区域的大学生在创业意愿上存在一定的差异,但均值差异是否显着,需要进行下一步的分析和研究。

  

  来自 X 学院不同家庭生活区域的大学生是三个独立样本,对不同家庭生活区域的大学生在创业意愿得分均值进行比较研究,要采用多样本的方差分析法进行研究。在进行方差分析之前,要先对这三个样本的创业意愿得分均值的方差进行同质性检验,检验结果如表3.11所示,方差齐性检验的显着性是0.42,大于0.05,方差具有同质性。

 

  对创业意愿的不同家庭生活区域差异的进行方差分析,分析结果如表 3.12所示,F 检验的显着性水平是 0.25,大于 0.05,三样本在创业意愿均值得分上不存在显着差异,可以认为不同家庭区域地区的 X 学院大学生在创业意愿上不存在显着差异,不同家庭生活区域因素对 X 学院大学生创业意愿的影响不具有显着性。

  

  3.1.6 个人实习经历对 X 学院大学生创业意愿的影响。

  表 3.13 是 X 学院大学生的不同实习经历对创业意愿的影响的差异性统计分析结果,从表中可以看出,有过实习经历的 X 学院大学生是 198 人,没有实习经历的 X 学院大学生是 156 人,学生自身有无实习经历对创业意愿有一定的影响,有实习经历的大学生在创业意愿得分均值是 12. 05,没有实习经历的 X 学院大学生在创业意愿得分均值是 11. 80,有实习经历的 X 学院大学生创业意愿要高于没有实习经历的 X 学院大学生,两个样本之间在创业意愿得分均值上存在一定的差异,学生有无实习经历对自身创业意愿有一定的影响,但差异和影响是否显着,需要进行下一步的分析和研究。

  

  由于要对实习经历因素的两个样本在创业意愿得分均值上的差异进行统计分析,所以对实习因素采用独立两样本 t 检验,检验结果如表 3.14 所示,对不同实习经历因素对创业意愿的影响进行 Levene 方差同质性检验,检验的 F 值是0.46,检验的显着性水平是 0.50,大于 0.05,可以认为不同实习经历的个体在创业意愿得分均值的方差具有同质性。进而对实习经历因素进行方差相等时的两样本独立 t 检验,t 检验的显着性水平是 0.34,大于 0.05,可以认为不同实习经历的 X 学院大学生在创业意愿得分均值上存在的差异以及实习经历对创业意愿影响的不显着。

  

  3.1.7 家庭成员创业情况对 X 学院大学生创业意愿的影响。

  表 3.15 是家庭成员的创业情况在 X 学院大学生创业意愿得分均值差异的基本描述,从表中可以看出,家庭成员中有创业情况的大学生是 103 人,家庭成员中没有创业情况的大学生人数是 310 人,调查的大学生样本中,家庭成员有创业人员的大学生在创业意愿得分均值是 12.78,家庭成员中没有创业情况的大学生在创业意愿得分均值是 11.65,前者创业意愿要高于后者的创业意愿,家庭成员中是否有创业情况对 X 学院大学生创业意愿有一定的影响,家庭成员的创业情况不同的个体在创业意愿均值上存在一定的差异,但差异是否显着,需要进行进一步的分析和研究。

  

  由于家庭成员的创业情况涉及两个样本,因此采用独立两本 t 检验,检验分析的结果如表 3.16 所示,对家庭成员创业情况进行 Levene 方差分析,F 检验的显着性水平是 0.48,大于 0.05,方差具有同质性。对家庭成员创业情况进行独立两样本 t 检验,t 检验的显着性水平是 0,小于 0.05,可以认为家庭成员中是否创业对 X 学院大学生的创业意愿有显着影响,即家庭成员有创业人员的 X 学院大学生的创业倾向要显着高于家庭成员没有创业人员的大学生。

  

  3.1.8 创业教育接受情况对 X 学院大学生创业意愿的影响。

  表3.17是X学院大学生创业意愿在不同创业教育接受程度上的差异性描述,从表中可以看出,接受过系统创业教育的 X 学院大学生人数很少,只有 60 人,说明高校中创业教育系统还不够完善,接受教育的学生群体很少,上过创业类课程的学生有 203 人,说明高校的创业教育的体系性很弱。接受创业教育的程度对X 学院大学生的创业意愿产生一定程度的影响,其中参加过系统创业教育的 X 学院大学生在创业意愿得分均值最高,是 14.67,参加过创业大赛的 X 学院大学生创业意愿得分均值最低,是 11.68,低于创业意愿的平均水平,通过分析发现,接受创业教育不同程度对创业意愿产生一定的影响,接受创业教育的不同情况的个体在创业意愿上存在一定差异,但影响和差异是否显着,还需要做多样本的单因素方差分析。

  

  由于个体的创业教育接受情况对 X 学院大学生创业意愿的影响主要涉及 5个样本,因此采用多样本的单因素方差分析方法,在进行多样本的方差分析之前,要对创业意愿得分均值的方差做同质性检验,检验结果如表 3.18 所示,方差同质性检验的显着性水平是 0.92,大于 0.05,方差具有同质性,可以进行方差分析。

  对创业意愿在接受创业教育程度因素的差异进行单因素方差分析,分析结果如表 3.19 所示,从表中得知,F 值是 3.90,检验的显着性水平是 0.004,小于0.05,可以认为创业意愿在大学生不同创业教育的接受情况上存在显着差异,即接受创业教育越全面越系统,X 学院大学生的创业意愿均值越大,X 学院大学生的创业意愿越强烈。

  

  由于创业教育的接受情况对 X 学院大学生创业意愿均值的影响主要涉及 5个样本,要了解每两个样本之前的大学生创业意愿的差异情况,要对每两样本做事后两两多重比较。表 3.20 是单因素方差分析的事后比较结果,从表格中可以发现,只有没有接受创业教育的样本与接受系统创业教育的样本在创业意愿上存在显着差异,其他的两两样本之间在创业意愿上不存在显着差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