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CN论文网,主要提供代写硕士论文服务,以及了解代写硕士论文多少钱。网站地图

硕博执笔写作,后期辅助答辩

与国内800多家优秀期刊社合作

论文写作发表咨询热线18930620780
您当前的位置:CN论文网 > 法学硕士论文法学硕士论文

空白背书制度背后的价值冲突规则

发布时间:2019-03-21
本篇论文快速导航:
题目:空白背书转让法律效力探析
第一章-第二章:我国空白背书规定及其问题
第三章:空白背书制度背后的价值冲突规则
第四章:空白背书制度的法理分析
第五章:我国空白背书制度的完善
参考文献:空白背书转让法规优化研究结论与参考文献

  3空白背书制度背后的价值冲突规则

  3.1禁止空白背书的价值基础。

  3.1.1 交易安全。

  大多数学者认为空白背书无效的主要理由是交易安全,他们认为空白背书不利于票据安全的原因主要有以下几点:

  首先,空白背书行为与商法权利外观理论相违背。商法权利外观理论认为,就商事交易行为人的意思表示而言,其行为意思应以其外在表示为准并适用法律推定规则;商事交易行为完成后,原则上不得撤销,适用“禁反言”规则;关于行为人营业之商事登记公示事项与事实不符时,交易相对人可依外观公示主张权利。权利外观主义着眼于对商交易行为的合理推定,目的在于保护不特定第三人的利益和商业社会中的交易安全。显然,空白背书丧失了一般商行为中的外观,单纯的交付转让行为难以保护不特定第三人的利益以及其他公众利益。目前,我国的票据背书只有记名背书一种形式,“被背书人名称”是票据转让的绝对记载事项,这是理论界与实务界的共识,因此,只有具备法律规定的形式的票据背书才能得到法律认可,而不具备法定外观的空白背书显然不具有法律效力。

  其次,《票据法》制定之初,我国市场经济制度尚未完全形成,人们依法使用票据的意识淡薄。同时,长期以来的市场诚信体系的缺失,使得立法者更加倾向于保护交易安全。即使是市场经济制度已经建成的今天,我国的金融体系虽然已经建立,但是仍然不完善,票据欺诈等案件仍时常发生。在这种背景下直接承认空白背书的法律效力显然不符合中国国情,亦不合时机。

  再次,在当前单方面强调票据无因性原则的法律效果,将票据无因性原则的适用范围无限扩大,势必招致所载票据权利被滥用,损害出票人、持票人的前手或其他票据当事人的合法利益,反而保护了非法取得票据的持票人或其他非正当持票人利益的后果。这不仅会阻碍票据的流通,破坏正常的交易秩序,更违背了法律伦理性和公平原则,显然与票据法的立法宗旨背道而驰。况且,若是允许空白背书,其后将陆续产生免除持票人担保义务等一系列其他问题,将会破坏《票据法》的立法统一。

  最后,空白背书一旦被赋予法律效力,将进一步引起其基础关系的混乱。由此空白背书缺乏必要的记载事项,因此一旦产生纠纷,其真实的背书过程将无法得到还原,这将会导致实践中大量滥用空白背书现象的发生。

  3.1.2银行利益至上。

  《票据法》在制定之初之所以禁止背书转让的效力,其主要原因不外乎传统金融法规立法者固有的“银行利益至上”的观念作祟。

  首先,《票据法》制定于上世纪90年代,从当时的社会土壤来看,以票据为代表的新型金融制度刚刚从国外引入我国,而我国金融体系尚未完全建立,因此立法者必然采取极为严苛的法律手段规制金融活动,加强金融管制以维护初生的银行业等金融机构。
 

空白背书制度背后的价值冲突规则
 

  其次,空白背书转让的效力确立将促使汇票发挥出更大的贷款功能。从金融学角度来看,汇票的生命便在于流通。空白背书转让的存在,汇票转让将会变的更为快捷筒便。在相同的交易时间内,空白背书转让将促使汇票在更多的票据人之间流转从而满足更多人的融资需求,这也是l票的核心价值之所在。然而,正是空白背书转让本身所激发出的强大贷款功能使得立法者望而却步,空白背书转让效力的确立必然会冲击传统的放贷市场,从而触及银行业的根本利益。在银行业为代表的既得利益集团面前,空白背书转让制度的引入必然会面临极为强大的阻力。

  最后,空白背书转让是否有效的问题实质上是金融界利益分配的问题。立法者之所以迟迟不愿“赦免”空白背书转让方式显然是忧于其对现有金融制度的冲击。正是由于空白背书对于汇票制度的功能犹如原子核裂变之效应,这使得绝大多数立法者在金融制度改革过程中,面临着巨大的法律风险和金融风险时往往抱着宁缺毋滥的态度而举足不前。

  3.2赞成空白背书的价值基础:意思自治。

  赞成的学者主要认为空白背书是背书人与被背书人之间真实的意思表示,票据权利属于私权,因此法律不应过多干涉,主要有以下原因:

  首先,否定空白背书效力违背了商主体意愿,是阻碍其独立意志的表现。《票据法》中在说明背书转让记载事项时,是用“必须”二字强调被背书人名称须记载在票据之上,足见其语气之强烈,是一种强行性规定。这一定程度上可以看出国家法令的不容置喙性质。但是,这不能不认为是票据法律为背书人和被背书人设<定了额外的义务,增加了背书转让的复杂程度,并且丝毫没有考虑商行为主体自己的意志。票据法的确是一部强行性、技术性法律,但是无端为主体设定附属义务,还是有待商榷的。毕竟,它的强行性理应体现在可以促进票据流通,使人们乐于使用票据的地方上,而非随意增加义务[7]。

  其次,在票据实务中,从事票据转让行为的商事主体往往倾向于筒单且便于操作的转让方式。背书转让可以使双方在有安全保障的前提下既方便、又快捷地完成债权转让,完成交易,本来是这一部分群体所倾向选择的。但是票据法如果强行要求改变经济往来中所形成的习惯,无疑是违背商主体意愿的,违背了其自主选择背书方式的意志。

  再次,票据作为民商事法律重要的调整对象,本应坚持意思自治,双方按照自己独立的意志决定如何行使票据权利。约定票据具体权利,记载背书内容等都是私人意志的体现。现在,通过法律的手段,加以限制,强硬地规定记载事项,使票据双方不能根据自己的意愿安排票据权利和行为。这显然是公权力过分干涉私权利的行使。一旦明确规定空白背书转让无效,在今后势必会为公权力和私权利之间的不和谐埋下隐患。

  最后,商事活动中采取票据转让作为货款结算的方式,无非是看中其高效和安全的性能。一旦为了所谓的形式主义,一味苛求形式上的完整,不顾实质交易关系的存在与否,必然会影响票据这两项权能的充分发挥。因为,要求必须记载被背书人名称,否则背书转让无效的话,背书人和被背书人就会衡量双方之间的转让行为是采取便捷的,利于之后经济往来的空白背书,还是采取复杂,使用上限制更多的一般背书转让。前者存在事后被认定无效的风险,但是后者显然不适合商事往来。交易双方并不必然会采取一般背书转让,但是因为否定了空白背书的效力,采取空白背书转让会存在巨大的风险。这一衡量过程显然是与双方意思自治,自主安排票据行为相违背的,是以形式正义绑架了当事人的意志,排除其自由选择[8]。

  3.3赞成与反对说冲突的本质:自洽与安全的冲突。

  综上所述,目前学界对于空白背书的效力问题仍然争论不休,笔者认为,产生该争论的背后及是两种价值观的冲突,即交易安全与意思自治的价值冲突。在没有厘清两种价值内涵的前提下妄论空白背书的效力是不严谨的,只有建立在对两种价值科学认识的基础上建立合适的价值冲突规则,才能对空白背书的效力作出清晰的界定,从而最终实现自治与安全相统一。

  从反对说观点来看,反对说基本上表达了我国《票据法》的立法思想,即当前市场经济制度和金融体系尚不完善,过早地将空白背书纳入法律体系将会影响票据市场的交易安全,在效率和安全之间,显然更应注重保护交易安全。然而,反对说忽视了一个重要的事实,即我国当下的社会经济背景与《票据法》制定之初相比己经发生了巨大的变化。虽然当前金融体系仍然不完善,但是我国金融活动发展状态具有的强大势头已经是不争的事实,一味沿用传统过严的金融管制思想只会束缚民间借贷市场的发展,从而扭曲社会融资结构[9]。反对说认为否定空白背书即是保护交易安全,实则不然。法律上的安全应当分为静的安全和动的安全[1°]。静态的安全指权利人享有的固有权利不受任何人侵犯和剥夺,而动态的安全则是指权利人因从事一定的法律行为而产生的权利,该权利应该同固有权利一样不受侵犯和剥夺。显然,反对说的观点仅仅注意到了静态的安全而忽视了动态安全。在强调社会本位论的今天,我们更应当重视动态的安全,即保护交易安全,这也与商法的鼓励交易原则思想一脉相承。

  从赞同说的观点来看,赞同说基本上论述了空白背书在我国司法实践中的现实意义,也强调了对公民意思自治和效率原则的尊重,显得更具有进步意义。然而,片面的赞同说也存有局限性。首先,虽然世界各国均有空白背书制度,但这并不能成为我国因此就承认空白背书有效的必然理由。纵观世界各国立法来看,凡是承认空白背书效力的国家几乎都承认无记名汇票,而无记名汇票目前在我国是被法律明文禁止的。一旦承认了空白背书的效力,无记名汇票在司法实践中出现的概率就会大大增加。其次,空白背书效力的承认与否不仅仅涉及其本身问题,其更是牵扯着因空白背书合法化后带来的大量后续问题,如上文所提到的持票人为了免除自己的担保义务而滥用空白背书的问题。最后,针对空白背书合法化后如何界定真实基础法律关系的问题,赞同说也缺乏足够的应对方法。

  3.4空白背书制度背后的价值调和。

  如前文所述,在空白背书效力问题上,赞同说与反对说表面上各执一词,其背后却是两个价值观的冲突。虽各有道理,却存有各自的局限性。因此,笔者认-为二者均是重要的法益,不可因安全而偏废自治,不可因自治而偏废安全。交易安全原则,一直被视为民法的重要价值之一,也是物权法的基本原则,在法学各类教材中经过不断的出现与论证。长久以来,交易安全原则更是作为一系列商事制度合理性的标准。从某种程度来说,交易安全是公民意思自治的现实基础,片面地追求意思自治,所造成的结果必然是混乱,从而最终危及原本的意思自治。

  同时,意思自治也应当是交易安全的最高追求。交易安全的本质就是为了维护当事人之间意思表达的畅通,鼓励交易。传统的交易安全原则更加强调的是当事人的权利安全,即静态的安全。而现代交易安全原则更为强调的是交易链中的后续安全,即动态的安全。因此,安全与自治虽然在过去很长一段时间里一直处于冲突状况,但是在近些年却又有相互融合之趋势。票据法领域亦是如此,只有调和两者之间的价值冲突,才能充分发挥出票据这一工具本身所具有的巨大金融价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