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CN论文网,主要提供代写硕士论文服务,以及了解代写硕士论文多少钱。网站地图

硕博执笔写作,后期辅助答辩

与国内800多家优秀期刊社合作

论文写作发表咨询热线18930620780
您当前的位置:CN论文网 > 法学硕士论文法学硕士论文

姓名权主体、客体理论及归位

发布时间:2019-02-22

第一章 姓名变更权法律保护基本问题

  姓名权的权利性质经历了一个由身份权向人格权发展、由公权性质向私权性质发展、由实然权利向应然权利的动态演进过程。中国姓名中最初的别婚姻、明贵贱以及统治者对尊者姓名的避讳、维护和干预,说明在古代姓名即已体现身份、地位,姓名还有为公权调整的性质。到了近现代,姓名尤其是姓氏在传统文化中,仍体现着血缘的传承,具有表征宗族、家族、家庭的身份作用和深厚的伦理性,反映着身份关系上的具体的权利义务,所以姓名权一种身份权;姓名权是一种重要的人格权,已为主流学界和司法实践所认可。作为个体化的标志, 姓名承载着特殊的家庭家族观念、传统文化和社会关系。姓名代表着个人形象、名誉与尊严,从人出生后取名时(姓一般情况下生而有之),便体现着特殊的精神财富和人格利益。姓名权作为权利是一种体现其社会存在和不被他人侵犯的权利。

  姓名权同时又具有公法上的性质,其权利内容以姓名的取得和姓名的变更为限。“17 世纪才出现了规定不得任意变更姓名并须经许可的有关公法规定。”

  此时,姓名权还不是具有私权属性的人格权。其后的法律并未将姓名权定位为私法性质的权利,直至上世纪初,姓名权才被认为是私法权利,成为以平等自由为立法基础的人格权利。至此,姓名权在法律概念上已发生了改变,由公法转向了私法,也由身份权向人身权过渡。权能的内容也由取得和变更权能扩增了使用和救济两项权能,完成了实然向应然之权利的转变过程。而德国以及瑞士等国并未将之规定于民法典中,仅以之作为法益规定于侵权规范中予以保护。

  第一节 姓名变更权相关概念

  一、姓名的含义与功能

  (一)姓名的含义

  姓名,指用以区别他人与自己,将自己予以个别化的语言性标表符号。严格地说,姓名是有“称姓”和“称名”的区别的。在现代社会,称姓或者姓仍作为体现特定群体的标志。

  称名或者名是用以区别他人与自己、将自己予以个别化的语言性标表符号,或者说是一个人的标志。《说文解字》载:“名,自命也,从口夕,夕者冥也,冥不相见,故以口自名。”其意为因天黑而看不清楚对方,需以口报名,使对方知道。

  狭义的姓名仅指登记的姓名,广义的姓名不仅包括正式登记的姓名,还包括标表自身的曾用名、别名、艺名、笔名、字、号,只要随长时间使用并为人认识,达到可以表征个人与区别他人的程度,其同样能取得人格利益而为姓名权规范保护,如歌手的艺名“老狼”“刀郎”。

  (二)姓名的功能

  姓名的功能就在于使自然人在社会交往中能够被识别,即标表自己与区分他人。标表自己,即使得姓名之于人能形成人与姓名的同一性;区分他人,即使自己与他人相区别(亦有在姓名前加籍贯以示区别的,如常山赵子龙)。姓名作为标表自身的区别符号,在长期的使用中,固化了其作为人格权之权利,成为人格的象征。

  从世界历史上看,“普遍采用姓氏只是近代的历史现象”。在古代日本,姓氏是特权和阶级的象征,只有贵族和武士才有姓氏,大部分平民则有名无姓;明治时期,为了方便征兵、纳税和户籍管理,日本天皇颁布《苗字必称令》,要求限期登记称姓和称名。中国的国情不同,中国使用姓氏年代久远,姓氏文化已成为中国传统文化体系中的重要组成部分,可以说,姓氏是中国人伦理秩序之网的结点,是中国人家族伦理的起点。因此有些学者打着“自由民主理念” 和“社会发展必然趋势”的旗号提出“姓名仅是表征个体的区分符号,应淡化姓名观念”的观点,未必有大的市场。在极为重视宗族观念的中国,姓名尤具有伦理性和文化功能。

  即便是日本这样在近代才完全普及姓氏的国家,变更姓名也须有“不得已的事由”方可为之。

  二、姓名权的权能内容

  姓名权指的是指自然人对于自己的姓名有决定、使用、变更,并要求他人予以尊重的权利。姓名权体现社会上对某人一定的联想与认知,故姓名与姓名标表的自然人须具有同一性,即“闻其名而知其人”的“确指”。自然人决定、使用和依照规定改变自己的姓名的权利,被规定于《民法通则》第 99 条第 1 款,则确立了姓名权主体享有的民事权利;而该条规定“禁止他人干涉、盗用、假冒的权利”,则体现了权利人对侵权行为的救济性权利。这一规定明确了从积极的权能角度看,姓名权的内容包括决定权、使用权以及变更权,其权能体现是设定、专用和变更的自由决定权利。

  姓名决定权又叫作自我命名权,主要表现在自然人有按照自己的意愿来决定自己的姓名、笔名、别名、艺名、雅名的权利,并排除他人干涉,这是姓名权的设定权能。中国人常言“行不更名,坐不改姓”,实际上是对自己姓名权中的决定权的肯定。姓名决定权的权能是与生俱来的,而使用权、变更权是此后姓名经过长期使用得以表征个人和区别他人时,得不受第三者侵害的权利。一般情形下,由父母或者其他监护人代理刚出生的婴儿行使姓名决定权。依《户口登记条例》,婴儿须于出生后一定期限内,到户籍登记机关将其姓名予以登记公示。

  而姓名使用权,指的是在法律允许的范围之内,自然人对于自己的姓名有积极或消极使用的权利。所谓姓名的积极使用,指的是个人为了标志权利主体,将姓名标示在私人物品及个人作品之上;而姓名的消极使用,则如拒绝透露自己的姓名等。此外,由于姓名多被别人称谓和使用,因此姓名权似还应包含要求他人正确称谓、使用其姓名,以达到确指的效果的权利,即姓名维护权。

  三、姓名变更权的概念

  姓名变更权亦称姓名改动权,是指自然人在法律允许的范围内按照自己的意愿改变自己姓名的权利,但必须到户籍管理部门办理变更登记手续。之所以强调“在法律允许的范围内”,是因为姓名变更权上限制的是登记的正式姓名。因此本文讨论的姓名变更权上的姓名是经过登记的姓名,因为只有登记的姓名才具有公示效力。姓名一般是由父母在子女未成年时确定的。确定之后可能因为种种原因要求改变子女的姓名,或者子女在长大后,或者随着时代的发展,对姓名不满意,想要进行更改。根据《户口登记条例》的规定,变更姓名的须到户籍管理部门办理变更登记手续。也有学者提出自然人享有“姓名不变更权”,即对已经取得登记的姓名有不被不经依法律规定而变更的权利。

  第二节 姓名权主体、客体理论及归位

  关于姓名权,学界主流观点认为其是绝对权。但是姓名权本身并不排斥对姓名之称谓及一般之使用。称谓他人及使用别人姓名,须为正确使用或者权利人于特定场合下明确要求不得使用时而不得使用。此外,指征自然人的符号及信息不唯姓名一项而已,其他身份信息和身体特征,身份信息如经历、社会地位、家庭背景、财富、名誉、职业、身份证号码等,身体特征如面部特征、指纹特征、DNA信息等,也可以标识特定主体。因此,姓名本身并不是姓名权的权利人排他支配的对象,姓名所表征的人格利益才为姓名权人排他支配。

  一、姓名权主体

  在我国,法人或者其他组织不是姓名权的主体,只有自然人才享有姓名权。

  一般情况下,自然人的姓名是在其出生时由其父母确定,也有由其他监护人确定的情况。但这不是对自我命名权的否定,而是在权利人缺乏意思自治能力时父母基于亲权实施的代理行为,是一种“冠名权”。而作为自然人主体,在其出生之日起,即具有姓名权中的决定权能,即决定以何作为自己的姓名的权利;自然人使用姓名过程中,自己不满意或者因客观情况需要,可以变更自己的名,一般情况下,未成年人的姓名变更申请实质上是由其父母或者其他监护人行使的,此谓姓名变更“申请权”,成年人的姓名变更申请的权利由其自己行使。因此,无论基于何种理论,姓名变更权的主体只能是享有姓名权能者本人。

  二、姓名权客体理论及归位

  如何认识姓名权,如何界定是否侵权,有必要厘清何为姓名权的客体。至于姓名权的客体,学界主要有以下几种理论观点:1.“姓名”本身。比如刘文杰在《民法上的姓名权》一文中提出,姓名权的客体是作为表征个人符号的“姓名”。

  此观点有待商榷,因为如果姓名权的客体是姓名,则姓名是可以变更的,那么是否姓名权的客体也是可以变更的?2.人的伦理价值。马俊驹在《民法学》一书中提出,姓名权的客体是姓名权支配的对象即人的伦理价值。此观点过分的夸大了姓名权的伦理价值,纳入登记管理的姓名本身还具有很强的社会管理的意义。3.还有张俊浩的“人格说”等。

  民事权利客体,是指民事权利义务所指向的对象。具体是指抽象的、体现在各种权利对象上的人格利益或财产利益。其特点,一是具有一定的利益性,即能够满足人们利益需要,既包括物质利益,也包括非物质利益;二是客观性,即是存在于主体之外的、不以主体意志为转移的。依利益的表现形式,可分为物、行为、智力成果、人身利益四类。

  因此,姓名权的客体应该是决定用什么文字作为自己姓名的决定权利及基于姓名之上人格身份的利益。姓名权的排他性的权利(绝对权),也并不排斥他人使用相同的姓名。认识了姓名权的客体才能更好地为保护姓名权提供理论解释。此外,虽然文字具有公用性且常用汉字不多,但是识别技术的突飞猛进,已经使得姓名平行造成的困扰变得微不足道。